【茶话会·四期】淡如神隐纤柔细语:『百鬼夜行抄』

我们每期将选出一部相对小众的优秀作品为题,展开自由讨论;事后归档整理、以官方名义发出,让你的文字被阅读与传播。茶话会定期举办、选题会预先公开、参与名额也完全开放。一切都是为了爱!欢迎光临茶话会,一起来聊漫画吧!

漫画女 2

【导读·写在前面】

欢迎来到「手札茶话会」、一个全民畅谈漫画的座谈式沙龙:我们每期将海选投票选出一部相对小众的优秀作品为题,交由三至五位同好展开自由讨论;事后归档整理、以小站官方名义发出,让你的文字被豆瓣最有爱的漫迷们所阅读与传播。
茶话会定期举办、选题会预先公开、参与名额也完全开放。只要亲有爱、有兴趣、有参与讨论的热情,请直接与我们留言联系哦亲!
一切都是为了爱!欢迎光临茶话会,一起来聊漫画吧!

------------------------------------

本期参与者:申公豹(主持)/白影/X人/yamamaya/Tooru

第一次接触这个作品什么时候?

【白】:我是大学的时候看了这个作品,大约七八年前的样子。

【申】:我是中学,初中三年级时候的事情,四拼一时候看的,在皇明月的『花情曲余话』和『荆轲刺秦王』那些,因为书背后还有空余,于是接上了今市子的东西。而后又单独出了今市子的『不笑的人鱼』和『文鸟日记』,所以开始接触了今市子。
第一次看今市子的『百鬼夜行抄』,当时出了十二本,到现在出了十九本,还以为和高屋良树一样去打麻将了……

【Y】:最早的时候接触这部作品是初中的时候。因为上海当时有漫展,有原版书展示,当时看的是第九卷左右,蛇精母女情,绑架尾黑尾白作为相公。当时觉得今市子这个作家很有趣,因为灵异类漫画一般都会蛮恐怖的,但是她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和印象,很特殊。后来就停了一段时间,到了大学重新再开始接触。

【X】:我看这本作品是今年7月份开始,之前有接触到短篇,比如『幻月楼奇谭』等。

【T】:我看的最晚,去年十一,十二月看的,当时看的我看了TV真人版,觉得不错,于是开始找漫画。

剧情、人物、饭岛律与饭岛司

【申】:首先介绍一下他们家庭的系谱。饭岛家,饭岛蜗牛有七个子女,除了最小的一个,在七岁的时候因为溺水去世,其他三男三女尚存。比较有趣的是三男,饭岛开,在二十岁的时候失踪了,失踪了二十六年。最后在四十六岁时候重新出现,在十二卷开始牵涉到他的部分很多。此外,重要的人物就是所谓的灵力三人组:广濑晶、饭岛司、饭岛律。除了小晶和三郎在一起,司和律,相差了四岁的表姐弟,仍然保持着一种暧昧的关系。

【白】:我觉得今市子是故意这样做的。她有一卷提到了,去司的男朋友家里看樱花,路过的鬼怪就说,律很久以前看上司了。这鬼怪是第七株樱花,叫七右卫门,在那一卷中,小律吃醋,还是挺有意思的。一开始我看这个作品,我也认为律和司这两个男女主角肯定是要在一起的,这也是一般漫画的模式。但是突然间跳出来一个小司的男朋友,我也很吃惊的。但是看到后面几话中,小律吃醋的表现,我觉得今市子的表现手法还是很高明的。至于后面的发展,即便小司有了男朋友,但是他的出现率很低,七八本没有出现过。

有一话我记得,小律在乡下惹上了麻烦,要去祭祀拜山神,而做梦的时候,他的外公托梦给他,告诉他他和小司有着很强的缘分,最后小司还是出现帮助他度过难关。这时候的台词比较直接,“即使你嫁给另外一个人,我也最后和另外一个人生活,有了各自的家庭,我们还是会互相帮助”。这一段其实和小司有了男朋友,这个比较之下还是挺突兀的。我认为可能今市子的表达是不希望自己的故事和爱情搭上边。希望比较单纯,或者想说只是折腾一下他们两个而已。

【T】:我觉得剧情方面,很多事通过他们的外婆和妈妈来促进的,从一开始小司进入他家门的时候,就一直说,小司,来做我们家的媳妇吧。基本上每到小司出现的情况,他们都会尝试着把律和司凑成一对。在白影提到的那个,男朋友那段,母亲就直接说,那个男朋友还没有我家律好。律就说了,你都没有见过她男朋友,你就能这么自大的夸你儿子。作者一般来描述人物,其他人物说的话,一般都是侧面揭露事实的。怎么说呢,他们两个,我没有感觉出太多两个人心理上的情节,主要还是其他人,外婆、妈妈、尾黑尾白来促进他们两人。

【白】:感觉上就是非常突出他们两个有缘,但是有没有情就不知道了。

【X】:没有太多他们两个对对方的心理描写变化,我没有体会到心跳的感觉。

【T】:就是那种直接的对手戏感觉蛮少。

【申】:我对这些部分有些疑问。先说尾黑尾白被绑架这段,应该是“借神”这段。其次,对于他们两个的感情,就是那种太过于自然了,自然到可以自然而然的忽视掉对方的存在的状态,只有到需要的时候才会意识到对方对自己有多重要。

【X】:他们就是爱情和亲情是同样重要的那种感觉,已经是家人同时又是互相补充的感觉。

【申】:我的解读是,一,他们先是通过灵力和其他的一些东西,来作为潜在的要素,因为这些东西,来导致他们之间,没有其他东西或是人能够介入。比如司的小男朋友星野,正如白影之前所说,我大致数了一下,大约有十一卷左右没有出现有关他的分镜,甚至提到他的名字,待遇就像是高桥留美子在乱马中的东风大夫一样,被人默默遗忘,或者说是一笔带过。甚至在那一话中,主要描绘的是樱花,十五株樱花树才是主角。而小司和星野的关系,描绘出来更加像是女王和忠犬那样的关系。因为漫画中已经很明确的提到,小司是女王,而星野则是M的仆人的状况。两者的熟识的契机也是,小司碰掉了星野的东西,而后踩到他的脚,才开始有契机进行接触。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这是一种尝试。

小司和晶还有律,他们成长的经历相似,都是被那些灵异的东西所包围,一直束缚着,正如她之前背上的痣那样,很难和正常人进行交往和接触。毕竟类似人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想要离开出去那样,而且饭岛家整个环境就是导致了他们想要离开,这个只要参考他们上一代也能看到出来一些端倪:六个人开家庭会议,除掉失踪的开,次男和次女都是不出席的。而且尽量避免回去,这也是可见端倪。所以我认为小司这样找男朋友,也是希望逃离这个家庭的一种表现,但是问题是,最终,不论是任何人,哪怕是失踪的开也好,还是会回到饭岛家。而小司来说,最好的结局就是和律在一起,因为这种状态已经从他们的血缘,能力来说,已经是一种需要和被需要的关系了。

【X】:我自己的感觉来说,整部作品,除非你是某个小单元里面的人物,是解决问题的主要人物,或者是产生鬼怪等关键性的人物,其他的话,他基本上就是不会直接披露表达人物本身的心理状态和行为想法。我觉得这种手法可能和我们之后说的话题有关,我也觉得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关系,统一在今市子作品中,想要描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感觉是有关的。所以我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有作者描绘的,我们读者所看不到的一面,但是它主要的还是想讲家庭的关系,就是整个家族里面人与人之间的亲情和其他的什么感情,而不是讲两个年轻人之间的爱情。

【Y】:刚刚我在看,wiki里面有一段话,涉及饭岛律对司的感情的状态,就是亲情融合恋爱之中的一种感情,是非常复杂的一种感情,而且这样的一种感情,小司也能感觉的到。但是两者都保持着心照不宣的关系,谁都不去捅破这层窗户纸。在漫画里面,其实没有戳穿这种痕迹。这不是主要仅仅描绘饭岛律和饭岛司两个人之间关系,而是描绘整个饭岛家族之间人和人之间的不同情感,包括亲子之情啊友爱之情啊。而不是仅仅描绘饭岛律和饭岛司之间两个人单独的一点,我认为这些可以被看做是一个小部分一个插曲,但是没有必要认为是一个主线。百鬼夜行抄这个作品,从它的手法来说,还是对于这两个人物之间的感情,我认为还是并不需要把这两人的感情看做非常重要的一个线,或是一个情节来考虑。

【T】:我觉得X人说的,这个作品本身的类型,就是灵异治愈类的作品,他们讲的就是人与妖怪鬼之间的事情,律和司的关系就是调味剂。我感觉他们两个人,两个人就是一个主人公,两个人相辅相成,一男一女,共同解决事件。他们又是这种关系,更加容易吸引读者。

【X】:就是tooru刚刚说,两个主角在作品当中是一个人的感觉,他们两个本身就是合在一起就能组成一个很强大的主人公,两个人都有不足,但是两个人在一起就有互补的感觉。

血缘、家族、以及羁绊

【X】:我看的时间比较短,看的速度比较慢,有些还没有看完。我记得前面几卷看下来,就是有种强烈的感觉,这几个故事都是有着一种特别的女性角度的看的故事,也就是说,有一些,怎么说呢,有些传统妖怪故事之间,女性所面临的一种,不管是情感上还是社会地位上的处境,都是男主角,也就是小律不能感受的一部分。我当时就是感觉到,怎么说呢,就是她的出现,有一种能够弥补小律他的男性视角的感觉。

【申】:我认同你们的说法,两人感情的描绘是一种穿插在其中的描绘,但是我不认同这是一种调味剂。因为对我来说,我在看这部作品的时候,会类比联想到两个不同的东西,一部是成田美名子的系列作品,不论是『天然少年』或是『双星记』。成田美名子通过一段段片段来描述青年人他们之间的生活,它在主旨上是和『百鬼夜行抄』类似,可以互相参考。

而另外一点,就是百鬼夜行抄的模式,比较接近美剧的主要模式,也就是单元剧的状况,也比较接近另外一部漫画,『Get Backers:闪灵二人组』。他们也是通过单元剧的方式,一个个解决一些事件,但是在这些事件中,都是慢慢会有一个隐含的主线出来,而这个主线,我认为在『百鬼夜行抄』中,其实就是饭岛家的发展历程,一个家族史。

我之所以认为司和律之间的感情的描绘是一个蛮重要的部分,是因为这一个个单元,正是他们之间感情如何加深的过程,从之前第一二卷,在黑色胎记的事件解决前,司甚至对于律是抱有一种非常抗拒的态度,不能完全说是反感。因为按照心理学来说,人之所以愤怒,有一种原因是因为看到对方,你就会想起过去的自己,这也是为什么婆媳关系中,婆婆曾经也是苦过来的媳妇,为什么对自己的媳妇就不会体谅了的,而且反而会态度很糟糕。这就是因为看到对方,你会联想起自己,过去的自己。我认同,司和律之间,也就是男和女这样的表现,作为阴和阳,互为对应的状况。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很相像,从而导致可能会互相吸引,也可能会互相排斥。而前两卷正是从互相排斥到互相吸引的一个过程。但是这种吸引,我觉得今市子的处理方式很巧妙,而且作品架构也是以单元剧的方式,不至于非常突兀,而且也会有司有男朋友这类的小插曲,但是最终还是引导最后一个结果:司和律的感情,是那种潜移默化的,通过这些事件的解决,从一开始抗拒,到后来很自然的开车接送或是其他表现,而不断增长加深。哪怕是借助第三者之口,也表现出他们两者之间是有一个很强大的羁绊在。哪怕两个人最终没有在一块,也还是有一个超越的东西可以把他们联系在一起。而这种超越的东西是什么呢?

说到底,我认为还是所谓饭岛家这种类似排外的能力或是环境,所以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是恰恰是这种排外的方式,让他们之间变得很治愈,且强调了家人之间的意义。因为毕竟按照他们的谱系来说,真正可能远离这个家的,也只有次女,环,通过不结婚,保持女强人的生活方式,或多或少远离了这个家。但如果真是按照结婚的人来说,最终还是要以入赘等方式,离不开这个家庭。

我觉得到最后,对于司和律来说,比较让人满意的结局,还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我想说的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仅仅只是你们说的调味剂,而更加应该是一种低调的,不显山不露水的方式,这边提到一点,那边提到一点,但是最终还是说,成为一个潜在的主线,通过每一个单元来升级,达到最后的终点,即这两个人有所发展。

【白】:我说一下,其实主线之外,律的爷爷和八重子,也就是奶奶的事情,他们两个其实也是经历了很多波折的,甚至在外公,要和另外的女孩子结婚,甚至都是已经订好了婚的最后关头,才和八重子两个人在一起。我看过今市子的另外作品,『成人的问题』,她都是在各种作者间,对于感情问题的描述都是比较淡的,都是一点点体现的,很少会有直接的表示“我喜欢你”。所以我觉得故事现在没有完结,继续发展下去,迟早会迫于fans的压力还是自己原来的打算,司和律迟早还是会在一起的。司的男朋友存在感太弱了。无论如何,男朋友很难走入司另外一面的生活。

【T】:也就是说不仅仅只是血缘或是感情的单纯羁绊了

【白】:今市子的不同作品间,缘分的要素是很重要的,即使是小晶和三郎,感情这么好,但是缘分尽了,结果也只能就是那样了。在今市子的观点中,两人在一起很重要的一点还是缘分。三郎变成基了,即便两人再有感情,缺少缘分,也只能如此下场了。

主线

【X】:我想讲一下主线的问题,我觉得是以律和司的感情为主线,然后以鬼怪来推动发展。我觉得也可以说鬼的主线,由他们两人的感情来推动。这样的角度都可以。

【白】:其实这本书有没有主线呢,我觉得其实挺难讲的。

【X】:对,就是单元剧推动两人感情,还是两人感情推动单元剧。这个都可以说吧。
白影有一点,他们两人到底走没有走到一起,完全不影响整个故事。整个故事无非是说,在这个灵异家族里面,他们到底是怎么样发展,怎么样生活。

【申】:怎么样守望相助,是么?

【白】:对,就是到底如何发展,可能不以作者的观点,而已读者的观点来看,无非就是司和律两人的结果。在我来说,可能就是小律会不会走上和他外公一样的道路。

【申】:我认为,小律肯定会走上和他外公一样的道路。因为在第七卷左右,他们的家人,已经很明确的说出来这个台词“律就是一个小一号的外公”。

【白】:开也经常说,自己和律的外公,自己的父亲蜗牛关系不好,是因为我和老爸最相近的,但是现在看来,律才是和蜗牛最相近的。

【申】:而且到后来,这也会牵涉到式神的使用和能力的状况。虽然青岚一直说不受律的操控,但是实际上还是会或多或少受律的指派。只是保护律这一点最优先罢了。

【白】:还有一点,就是今市子一直表达出来,妖怪也有人情这一点。青岚现在也不太受契约约束了吧,但是还是愿意跟着他。这也会让我想起『潮与虎』。

【申】:对,的确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也是之前之后需要强调的点,『百鬼夜行抄』和『潮与虎』,乃至『夏目友人账』之间互通的点,也是值得探讨的部分。没有人看到这些作品后,会完全没有联想的。现在我们也能总结一下律和司的部分,大家都同意,通过单元剧模式,作品推动了剧情的发展,虽然剧情可能没有一个明确的发展主线,但是可认知的就是主要通过描述一个封闭式的家庭内部,其中的人情和其他的存在,让人感到温情。而这种温情,又包含了男女主角的感情,并通过这种感情,先不说爱情或是亲情,通过这种感情的不断升温,来作为一个可以被明确感知的路线推动剧情发展。

【X】:他们两个处于不离不弃的状态。

【申】:是的,我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先不说主角光环,今市子这种描绘方式,辨无可辨的让他们走向一起,像刚才白影说的小晶和三郎的例子。首先小晶虽然是文中灵力三人组的一员,但是她毕竟已经冠了姓为“广濑”,虽然还是饭岛家,但是毕竟也算是外延的部分了。而三郎也毕竟不是男主角,通过他们这类凄美而有缘无分的方式,也可以反衬出律和司之间感情的强大。就像是所谓大象无形,大音稀声。可能正是这样一种看起来淡漠的东西,更加让人觉得无法介入两者之间。

今市子作品的纵向比较

【申】:今市子本人作品有很多,也有牵涉到灵异类的作品,除了百鬼之外,还有如『不笑的人鱼』,『五箱物语』等。

【T】:我认为期间最大的区别就是,百鬼是可以加上恐怖灵异治愈系的作品,其他则是灵异治愈系。

【X】:主要是作品表现的氛围比较恐怖。

【白】:与其说是恐怖,倒不如说是作品呈现出冷漠感。

【Y】:对,这种冷淡感和今市子之前的经历有关,她之前帮山岸凉子做过很长时间的助手,山岸的作品,如果你看过『舞姬』或者『日出处天子』,就会发现她的作品有一种很淡然的味道,这对今市子个人风格的形成影响颇多。此外,对今市子创作来说宛如师尊一般的人物,就是萩尾望都,虽然萩尾望都没有太多和风系作品,但她的叙事,她的表现对今市子的影响还是很深远的。

【白】:其实『虫师』和百鬼的风格很像,都是非常淡的作品。但虫师和百鬼在世界观上差别其实很大。对待异类,虫师强调的是协调,但是今市子强调的是井水不犯河水,相不为害这样的概念。

【T】:其实在『虫师』TV版中,银古对剧中一个小孩说,那边的世界还是不要触碰比较好,这其实也是体现了一种互不干涉的想法。虽然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上,却是互不干涉。同样在百鬼里,外公也对律说过相同的话。

【白】:但是在今市子的作品里,两者的交流会更多,甚至还有感情、相互关护等情感的产生。

【X】:我们扯成『虫师』了,快点回到百鬼夜行抄上面来吧。

人与鬼

【申】:我觉得今市子在这方面做的比较讨巧的是,把鬼当做人一样的状况来写的。甚至你们仔细看的话,是有几段里面是些。比如跳绳那段,就是yamamaya提到的那段里面,东京来的女大学生来跳舞的那段,到最后其实是那家的老太太自己通过返老还童那种状况,自己走到鬼怪那个状态了,虽然说是无害那种。还有一段那个樱花树上的小孩子,一直喊着眼睛好痛,像他们如果不成佛的话,他们也会变成鬼怪这种状况。

所以在我的阅读过程中,我认为鬼怪或者跟人之间的差异真的很小的,而且在反推,在考虑到尾黑跟尾白,乃至青岚他们甚至可以有人类的形体穿过,这也是另外一种辅助,说一直有个潜台词,就是说我们跟鬼怪之间有多大的差别吗?甚至有两段小单元剧里面,也提到说其实这件事跟鬼怪无关,其实是跟人自己本身有关,虽然这个主题在很多漫画中都看得到,蛮落俗套的,比如说像小说中『盗墓笔记』那个跟鬼怪无关,最恐怖的还是人心。这其实是一种说烂了的东西,但是今市子其实是用一种很清淡的春秋笔法,把这件事点出来。他甚至整一篇都是贯穿始终的。这是我的看法。

【X】:就是刚才申公豹说的,人和鬼他们之间就只有一条线,只是我们这边的人把它定义成,这个是人,这个是鬼,从感情方面,其实是一样的,就是这种感觉。

【Y】:我这里稍微扯的远一点,谈一谈为什么刚才很多人讲的是,日本的灵异漫画为什么就说的是他们和鬼之间的,就是和他们的传统文化是有关的,如果大家有看小泉八云的『怪谈』啊,就是日本的传统的怪谈小说的话,它里面就是人和鬼怪,和妖精之间没有特别明显的界限的,人也有可能变成鬼,鬼的话如果有一些善德的话,也可以变成人,(申公豹:三郎)他也没有一个明显的界限。

我刚刚自己也提到了一点,我觉得他写人或鬼,我们也可以看做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他就是说并没有做什么特定的界限,也就是说人和鬼,或者鬼和人之间没有这种限制,他就是对于人和人之间的的东西写的很淡,写的很开放,没有特意的去描写那种很深重的情感,反而是把一些我们认为是很沉的东西谈淡的表现出来。

【X】:就是说作者没有选择人和人之间的事,而是选择人和鬼,其实就是让主题更加深刻吧。

【Y】:对,他就是一个处理的手法,因为日本的话,他就是有这种传统的,他就是有一个历史和传统,他不是泛神思想嘛,八百万神,万物皆有灵,路边的小石头也有灵(申公豹:一粒米上有七个神明)他哲学的系统里,他就是喜欢这种理念的东西。所以说,就是像这样的漫画,他本身他的框架就是比较有深度,然后的话就是,描写人鬼的话,就是比较有吸引力,实际上写人和鬼啊这种,这种写神的作品啊,诗歌啊,本质上就是描写人自己的问题。当然了,这只是我自己个人的意见。

今市子这部作品其实还是和其他的灵异作品一样,但是他的优势就是,他的表现手法比较特别,首先就是他的叙事方式,相比『夏木友人帐』,夏木一开始就没有mission出来,就是一个友人帐,把名字还给妖怪,但是百鬼里面没有提到类似mission的东西,像刚才申公豹他谈到的主线的问题,百鬼的主线也是比较有点模棱两可,这样,就是说他也没有明白的说有个主线就是这样说描写他们之间的感情,所以百鬼没有一开始就扩张出来一个主线这种东西,他就是一个一个的片段连起来,一个一个的单元剧,把他连起来,像拼图一样,把他们家族完整的表现出来。我觉得这就是他和别是灵异漫画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的叙事上手法非常高明。

【X】:对不起,我打断一下,我们是不是跳了。

【申】:没关系,跳就跳吧。反正只是类比而已。

单元剧式的叙事

【申】:我不觉得他的这种单元剧的叙事方式相比其他灵异漫画有所区别,其实你可以想到的市面上那些灵异漫画,其实都是通过单元剧来表现的。

【Y】:没有,他叙事是很片段化的,不是指单元剧,而是没有所谓的mission,或者主线,不像是『夏木友人帐』就是有一段,他就是把那些妖怪的名字啊,还给他们什么的,有这么一个任务,百鬼是一个家族,是描写一家这几个人的故事,没有给你一个明确的说法。像他们家族开会一样,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然后他会一点点一点点告诉你,然后慢慢把这个家族的人物关系完善起来。

【申】:如果是这么说的话我可以理解。

【Y】:其实还是蛮特别的。

【申】:我明白你想表达的意思。我前面有提到一个漫画『天然少年』,成田美名子的,应该都知道吧。

【Y】:嗯。

【申】:在我的观看百鬼的过程中,我就觉得这是一本灵异版的『天然少年』。正如刚才像yamamaya说的那样,就是像『地狱老师』那样,斩妖除魔为了恢复自己的鬼手,或者说这就是少年jump的一个明显的mission,一个战斗。像之前的『夏木友人帐』,就是友人帐作为很大的一个贯穿的mission。因为有友人帐在手,永远都有妖魔出来,而另外注明的所谓妖魔的,就是比如像说『潮与虎』,就是典型的少年jump系的,少年为了拯救妈妈。

因为毕竟是单纯是以描述家庭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刚才说的不是由通过鬼怪来描写家庭,而是由家庭来描写鬼怪。就是这个意思。这也是为什么我的觉得解读一直应该放在他们家庭的架构之间所遇到的事情,哪怕他们通过那些能力,并非哪怕是怪力乱神,他们也是有其他方面的呈现产生的,是这样子。这样也是我为什么会把今市子和成田美名子列为同一类型的作家的原因。把他们的作品作为同一类的作品状况的原因,是这样子。

【T】:我插一句,我觉得百鬼这个名字可以变成『关于饭岛家的一切』

代入感

【X】:之前大家提到了百鬼和其他作品之间有什么关系,我觉得虽然我看的鬼怪作品也不是特别多,但是从题材和叙述上来说,百鬼也不是有特别有跟其他作品有差异巨大的地方,我主要是觉得百鬼自己选择的题材内容方面,和其他的有所区别。因为,其他作品里面看的比较详细的就是夏木把,像夏木他提到鬼怪的时候,是把他放在主角自己单独个人,和其他每一个个人之间的关系来描写的,虽然他有提到他和养父母之间的关系,但我觉得他最主要的还是在讲,人作为一个主体怎么去和别人交往这样现代而且潮流的话题。比如夏木他用的是一种比较传统的,跟鬼怪故事有联系的一个方式,一个主题,但是他是一个非常现代,非常时尚的主题。

百鬼就不是,百鬼的主题除了让人觉得很温暖之外,就是那种传统家族当中那种亲情的感觉。所以我觉得他所表达的内容还是比较传统的,他就是通过这些故事来委婉的指出任性当中某些扭曲或者伟大的地方。比如我自己影响最深刻的,就是雪路里面,母亲带着律在一群妖魔的追赶下逃跑的那个。我有个经历就是,我妈妈曾经带我去一个很荒凉的地方看他的朋友,但是我们之后迷路了,这样一个片段,我觉得雪路的情景就是,不得不远离自己的家,那种仓促的恐慌感。身为家人那种相互之间的信任,然后跟陌生人之间的那种紧张的关系,然后我觉得让人感到很亲切,因为他这种内容所表达出来的主题,可能并不是通过一些装饰性的细节去点缀,而是让你自然而然沉浸在那个环境中,他讲述的那种家人和家人之间的关系,其实你也有经历过,所以你就会觉得特别的亲切。这是我的看法。

【Y】: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就像我自己在看一些哲学书上说,一部成功的作品,要看说作者要表达的东西,是否能让读者有种很明确的代入感,恰恰就是说明体现出百鬼所体现的家庭,他不像是『地狱老师』那样体现的是一种,这种代入感在于百鬼,或者其他灵异漫画纵向比较来说,是很明确的,他体验过这种家族生活,这点大家可以接受吧,而今市子他所采取的那些话题,又是基于家庭衍生出来的,不像之前就是婆媳关系,或者是像雪路那样,雪路是将律和母亲跟其他人之间的一些互动,像律的出生一样是不被人祝福,是很危险的一种状况。

还有就是说,他们回到老家遇到过世的人,就是那个亡灵之船,这些都是我们作为一个人,在生活中可能直接接触到的,乃至就像是律在考大学那段小插曲那样,完全就是赶路的时候,就非常像高桥在『一刻公寓』,五代去考大学那段相映成趣的。你们都可以回忆一下自己高考中遇到那样的状况。这些东西都是潜移默化的构成一种代入感。我觉得今市子,巧妙就巧妙在他对选择题材的把握。因为这些题材已经不像任何其他任何题材那样,没有任何需要批判的东西,他也没有任何需要通过特殊手法来表达的东西。他所表达的东西就是他自己的目的,对我来说这种阅读是非常愉快的,因为你不需要去考虑他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东西,因为他表现的东西是完全的呈现没有什么潜台词在里面,是这样子。

【X】:刚才申公豹提到今市子里面表达的东西是自然而然的。我又想起曾经的一个故事。最近可能这部作品想起自己的一些往事。在我学前班的时候有一个老师,在班里拿一本地方限制,地方的神话故事。我就忽然想到,我之前知道『虫师』是一部口碑非常好的作品,我之前一直是看动画,我看了之后的感受就是,也不能说他不好,他就是单元剧,他的单元选择的题材比较跳跃,主线的话,就是主角一个人在流浪串联起来的,所以我也不能说他想要表现什么。这些故事他就是基于,地方风俗文化建立起来的故事,所以在阅读的过程中会降到一种隔离感,所以我根本不知道鬼怪故事产生的背景是什么。也就是这方面会在我看作品的时候情感不能带入,造成情节我不能理解的地方。

【T】:我接着你的话讲把,你说『虫师』的话,我也是TV版看起的,特别是看完TV版的话,看完之后让人有种特别平静的感觉,一种稳定的感觉,配合他的音乐和画面来阐述,但是像百鬼夜行抄他的表现手法就是,他中间是有悲伤,有激烈的部分,然后他最后都有一个合理,但是又很温暖的结局,然后我们就是想投入这种温暖的气氛当中,所以我们就会对百鬼这种类型的东西会对他有种特别的感觉。

【白】:其实我觉得鬼怪的故事大体可以非为以下几种,一种就是鬼怪普遍都是坏的东西,可怕的东西,典型的就是伊藤润二的书啊,这类的东西,这种通过妖怪来写人恶的方面,还有一种是,就是像夏木这样,妖怪大部分是好的东西,妖怪和人是一样有喜怒哀乐的东西,还有一种就是虫师和百鬼那样,妖怪和异界是客观存在的,你想消灭他们不可能,你想和他们和谐友爱的在一起呢,也不太可能,只是相互之间你承认我的存在我承认你的存在,能不惹事就不惹事的状态,就是把他们当成一种客观存在相处,但是不一定是友好的相处,我觉得鬼怪故事大概就分这三种。你要说今市子到底要靠鬼怪来表现什么东西的话,我觉得可能没那回事儿。太让人可能就是想说这个家庭有点特殊,但是就是在特殊的情况下他们还是那样,还是和普通的家庭没有什么区别那样。这个对于我们读者来说,他们这个特殊的家庭有点有趣而已,但是也仅此而已。当然,这是我的看法。

【T】:你刚才把那个百鬼和虫师联系在一起,我觉得很好,我觉得百鬼和虫师还有夏木,是有点青少年向的,然后百鬼和虫师年龄会稍微往上一点,你要经历一些东西以后你才能感受,你看这部作品的时候, 才能感受他所想表达的东西。所以说百鬼和虫师他们是那种挺多内涵的,如果你本身心里年龄或者感受少一点的话,你可能感受不到他的娱乐性或者他想要表达的那种东西。

【白】:这部作品的娱乐性相对少一点,主要是提出人类如何与客观存在的事物相处,这些事物也许有善恶之分,但作者不去做判别,人所作的是不冒犯,也不干涉,就是这样的一种态度。因此该作在生活上的态度和其他灵异作品对异类的三种看法不太相同。

【T】:百鬼和虫师表达的东西更深刻,单看故事感受不到,看过故事后可能会想起其他的事情,夏目则主要表现的是友情,从题目里面就可以看出来,所以和阅历有关。

【X】:补充一点,虫师和百鬼的比较,除了文本解读的不同,虫师在某一方面有超越性的视角,更倾向于让读者代入到家庭中的一个角色或位置,和其他人物一起体验家庭的亲情或遇到鬼怪的故事,和他人的交往等等。虫师的主角银古则是一个不断在转移目的地的人,他所产生的关系都是即时性的,不长久的(一期一会)。特别是虫师的第九话,在鬼怪作品中以一种人类学的角度去看社群的关系,不是超人化的视角,而是一个观察者的角度。

【白】:你刚谈到异类和人类的关系,叫我想起一部名作——『寄生兽』。其实你看虫师、百鬼、寄生兽,这三部作品主角的定位有点微妙。百鬼里面,经管律和常人有差别,但作者还是强调律作为人的这个属性。虫师实际上已经很难算人的范畴,缺乏一种代入感。这三部作品对异类的视点不同。寄生兽的主角则是横跨两界。这些作品对异类的理解都不一样,『寄生兽』里面,主角站在中间地带,去理解不属于自己族群的另外一个群体。虫师则是异类与人类共存,谈到的一直是共存的主题。百鬼的视点则不是人以外的视角,百鬼始终以人的视点来看待世界。

【申】:白影对『寄生兽』的理解我比较赞同,主角是由人变兽,再由兽变人,形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岩明均在里面想表达的是,人和兽有区别吗?或者说,其他东西有指令,人的指令又是什么?而虫师则与银古是否是人无关,而是人和虫没有接触,不了解,从而保持了一种很微妙的关系,虫师是站在第三方,以冷漠的眼光,无动于衷的观看,这就是虫师存在的意义。而百鬼,我认为今市子并没有特别想表达的东西,或者说她所表现的东西就是其想表达的东西,即手段、目的。并没像虫师或寄生兽这类表达思考或思索的青漫。因此,这也可以说明为何该作容易被改编为TV版,因为这类作品随时都可以完结,不需要过多的思索、表达,只要表现,只要表现出这样的亲情、模式即可。

【X】:看了虫师动画的第九话后,银古在行为上对小村庄有介入,最后决定打破虫师的禁忌,阻止事情变得更为糟糕。他从局外人的角度看事情的时候,感觉像是研究蚂蚁的生物学家。

【申】:这是一种居高临下的视角。好的,回到百鬼,现在我们达成的共识是,百鬼是一种清淡的,置身其中的、代入性的视角,和寄生兽或者虫师不同的作品。

【Y】:百鬼并不是像虫师或者寄生兽那般,想要表达一种观念或观点性的东西。虫师和寄生兽都有一套自己的哲学系统在作品里面。百鬼并非如此,倾向于单纯的描绘。想补充一点的是,百鬼连载于朝日新闻社旗下的双月刊少女漫画杂志ネムキ,同刊连载的还有伊藤润二这样的作者。作为少女漫画杂志上连载的作品,也不可能如青漫志上连载的虫师或寄生兽那般,承载太多的东西。

谈到灵异漫画,还想提及的是冈野玲子的『阴阳师』,白影所说的三种人和灵异物(友好的,恶灵,共生)的关系,在这部作品里都可以看到,冈野笔力非凡,表现力惊人,甚至比起梦枕貘的原作更为出彩。百鬼的表现,除了清淡之外,还有一种和阴阳师相似的风雅感,这点值得一提。

此外,今市子在题材处理上也功力深厚,比如主角饭岛律,是民俗学大学生。里面有许多民俗学相关的田野调查与事件,都与传统日本的民俗风俗有很密切的关系。这需要作者花很大的心思来做,对日本传统的怪谈,志怪类作品有把握与了解。单这点来看,夏目与之相比弱很多,夏目用一个mission,来穿插起整部作品,然后用少女漫画的形式表现出来,因为之前绿川幸的作品气质与手法比较适合处理这样的作品,从而取得了平衡,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但是从作品的分量来讲,百鬼用的心思比夏目的要多得多。无论是细节,还是表现上。画面,人物设定,背景上,都体现出一种风雅感。今市子带有日本画技法的插画也可以看出作者的表现功力。

【白】:她的画风带有很强的装饰性,融合了诸多元素。受到很强的日本传统画风的影响。

【Y】:山岸的助手经历也对其有很大的影响,比如山岸作品的构图,对背景,人物表情,衣纹的处理,感觉今市子真正把这些东西学到了手,也因此形成了很大的格局。

【申】:对此,有个比较明确的观点是,无论是山岸凉子,森川久美,这些作者间有个一脉相承的观点,她们很明显有着女性特有的追求线条细腻、细致,通过呈现较为实质的人物形象的方法,来进行勾画。而不是像千之刃这样比较夸张的画风,或像高屋奈月这样的作者。她们属于真实系漫画的人物描绘方式,不像『潮与虎』、『jojo』这样比较夸张、波普风的描绘方式,该系的画风主要是通过女性特有的纤细感表达来形成的。这也是为何你可以将今市子,吉永史这类作者进行类比,这一系作者的风格非常相似。时代决定她们的作品比较有市场。

【Y】:但令人遗憾的是,漫画市场反而对更为商业化,更为娱乐化,或者说低俗化的漫画来得钟情,少女漫画受到这方面的冲击也很明显。

【T】:新一代的潮流已经把老一辈作品冲掉了。时效性和审美观决定了这些。

【白】:我认为这应该是多元化才对。每个不同的作者都有其相对应的市场。对各种作者都有尊重与包容。

【白】:我不认为一部漫画一定要讲述什么大道理才能定义为青漫,我认为一部作品能引发什么年龄层人士的共鸣,所以我倾向于把百鬼划分为青漫,因为里面表达的感情和生活细节不会吸引年幼的读者。 关于观感,百鬼是一种小品式的作品,幽默也不严肃,我个人把其作为一部小品式作品来看。

【T】:我看这部作品的时候,觉得文字量很大,觉得这部作品可以变成一部小说,故事性很强,剧情的话,恐怖、伤感、幽默齐备,结局温暖和具有吸引力。人物具有真实性,黑白分明。故事的单元性,收放自如。

【Y】:百鬼是一部很单纯、干净的作品,也和之前讲到的虫师这样想要表达自我观点与哲学的作品不同。主要是作品的表现,会让人觉得这是部青漫,包括今市子的画风,作品的构成,虽然表面是写鬼和人,但实质上最终描写所回归到的还是人和人,人和家庭之间的关系,而家庭和人之间的羁绊也是女性向漫画所关注的核心内容之一,也是一种题材上的传承。如果一定要定义的话,我觉得百鬼是一部跨界型的作品,同时具有青漫和少女漫的特质。

【X】:这部作品可以划入青漫和少女漫的范畴,主要是该作相对比于已经很成熟的商业作品,该作有着完整齐备的世界观。和一些继承固有设定的范式作品,比如『魔法少女小圆』不同,这类作品在固有框架与模式上发挥,取得一定程度上的艺术与商业上的成功。百鬼相对于这样的作品,是独立的。待到日后去重新审视这部作品的时候,对这部作品的感觉不一定会受到这种分类的桎梏。百鬼揉合了灵异漫画的优秀特质,今市子用自己独特的特色与才华,把这些特质整合起来,形成了百鬼这部名作。

【申】:最后总结一句,这是部始终披着灵异外衣的温馨家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