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殿堂——《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

如此激烈又残酷,华丽又现实。这是场跨越宏大,屏息于黑暗,在信息化和尖端流中爆炸的全面战争;而画面强烈的镜头感铺展成动人心魄的一气呵成,让人紧紧的喘不过来气时常常会忘记了那是二维空间的世界。

三十四夜 2

——所以我说,我是个执拗到近乎偏执的人。
  
对于喜欢的漫画和书,同样的内容仅仅因为书名或人名译制的略有差别而绝不接受。就比如这一部,对于台版译为《终极感应》极为不适,宁愿多花近一倍的价钱购买港版。他们把它叫做《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也只有这样,它才能说得如此斩钉截铁,决绝不移。  
  

——最初开始的那个时候,他们置身于人流熙攘的街头。
  

12 岁的女孩抬头以四十五度角仰视面前的黑衣男子,一字一顿的说,“请保护我。”“期限呢?”“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那仿佛教堂里的婚礼誓词,从此哪怕身后汹涌而来的杀手追兵,前途漫漫沉沦在早已预定的未来,只要有这个宛若死神的男人在就好。他会为她持刀辟开,仅有一丝的光明。
  
很多年前,喜欢吴宇森的电影。慢镜头里缓缓展翅的白鸽与纵横飞梭的子弹,不论黑白的英雄豪情在流淌而过的歌声中迸裂。于是暴力被崇尚为种美学,我们在 24 格的电影胶片里享受着视觉盛宴。只是,从未预料到有这么一天,可以用同一种心情在 16 开的纸页上,凌乱的黑白线条间,看见利刃劈斩,弹道飞舞,鲜血四溅得美丽如赤月。 即使单单只是看着扉页,那过于冷冽到让万物萧煞的气息也会扑面而来。墨镜下无法遮挡的眼上的狰狞疤痕,黑衣里涌鼓着随时可以撕裂肌肤的戾气,武士刀在手中放出寒光,他和她站在一起任光与暗的旋风吹起。

最初是谁提起的,现在已无从稽考了,也没什么好执着的。只是『他』或『她』因罪恶而失去爱人。那些人该怎么办才好?憎恨着犯罪者而一生都活在不幸中吗?还是随着时间流逝而一起忘掉?可是关键的犯罪者,即使杀了人也只是坐牢 7 到 8 年便出来了。然后当中的大部分,都悠然自得地度过余生,受害人的家人则生活在不幸之中。那种事不会是好事吧。然后拥有共同遭遇的受害者们被召集起来,一起想办法。当中有无力的老人和小孩,他们到底能做什么?结果大家……选择了战斗。组成一种自警团体,名字是 Elements Network。即使不是直接帮忙,也能做点什么。一个独立个体与罪恶作战的系统,然后祈愿着变成所有受害人的生存价值而组织起来了。

这段看似繁多的解说分解在六页的画面里,伴着沉重到需要一格一格停顿咀嚼的言语,是土方护-戴着墨镜的盲眼男子,手持长刀单身闯入敌群的战斗。从静到动,似乎只是一瞬间的事,自始自终都是他一个人的舞台。将七八个人劈斩,把手枪利刃一断两半。狰狞了双眼长刀透过纸张划过空气直指面门而来,凛冽的杀气比语言更为清晰震撼的说明了,为了什么去战斗。

一旦贯以组织之名的话,一切都不会太过单纯,即使惩戒和对抗法律无法制裁的罪恶是彻底的快意恩仇,伤痛依旧会停留在不为他人所知的刻骨地方。于是每个纷至沓来陆续登场的人物,不仅仅只是外形勾勒出的英俊美丽,推动情节发展的需要。那一双双眼睛里藏的是凌厉无比的寒光,浑身紧绷的线条犹如猎豹,无处不在的伤痕刻在看见和看不见的地方。他们是受过伤、隐匿在黑暗中的猛兽,用鲜血来舔舐伤口。   
    

有时候,翻动书页时,看见他们一格格的腾挪闪跳好像十三街区里跑酷般的行云流水,刀锋与呼啸而过的子弹擦出花火,利刃的寒光转瞬微闪,鲜血喷发骨头断裂的声音直到下一秒才听得到。而无论当年的《生死时速》还是《黑客帝国》,盲眼大叔和基努里维斯一样有张同样摆酷的脸。他们的一袭黑衣在迸发的气势里强劲飞舞,蜂拥而来的人群也好飞机坦克也好,毫不迟疑的予以绝杀,在爆裂的空气流中,武士刀划过闪亮的弧线,以暴力之名惩戒暴力。
  

如此激烈又残酷,华丽又现实的作品在国内并没有多少拥趸,着实让人有点吃惊。大概因为《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是连载于「Young GANGAN」的半月刊漫画,脚本高树宙、作画 DouBle-s,无论杂志还是作者都不太为国人所熟悉的缘故。不过脚本和作画搭档的关系不禁让人联想到《爆漫王》,各种各样的漫画家有着各种各样的禀性。在揪紧了心脏屏住了呼吸看完《直至》的正页后,附录里四格漫画样的搞笑故事,多少有些让人斜倪了眼睛的怀疑,那些凌厉到仿佛可以割破衣角的线条是否真是出自一人之手。可他去道场取材,虽然嚷着要踏上武道家之路,却还是安静的坐下来,用 G 笔尖勾勒凛冽刀锋锐利眼神,世界在呼啸的风中改变了模样,无论是快乐的悲伤的,痛苦的还是无法承受的,都肆意起来。

日本漫画并不缺乏战斗的类型,随口就可说出来死神火影银魂等等。但他们在打斗场面、方式上和《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就如虚幻与真实两重世界的分界线。我们看见过少年背着斩魂刀,转起巨大的螺旋丸,橡皮橡皮手枪宛若暴风骤雨。可《直至》里的大叔毫无特异功能。他在现代化的东京都市里,以高科技为支撑,手持利刃,迎面将子弹斩成两半。纷至踏来的敌人是拥有高尖端机密武器的跨国恐怖分子,在他身后有支援的神秘部队迅猛出击,逐渐露出端倪的组织和掩藏在过去的往事,注定了这是场跨越宏大,屏息于黑暗,在信息化和尖端流中爆炸的全面战争。而画面以强烈的镜头感将所有的动作场面铺展成动人心魄的一气呵成,让人紧紧的喘不过来气时常常会忘记了那是二维空间的世界,似乎 007 在那里也不过如此。

这是一部现代版武士的动作大戏。它以近乎真实的技巧将武士刀运用到无所不能斩的地步。尽管高尖端的武器层叠不断的出现,但科技的进步并不能战胜人类意念的坚强。《浪客行》里的宫本武藏收敛起鬼之子的戾气,《浪客剑心》里掩映在白梅香下是少年的孤独腥风血雨,《银魂》里谁和谁手握长刀背靠背不离不弃。而到了《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他就站在那,仿佛一百多年前的魔鬼副长在现代战争中复活,正义什么黑暗什么的全部无关紧要。挡在身后的,哪怕与世界为敌利刃也不会折断。而我们期待,十年还是二十年后,教堂里柔和的微光可以将预知的未来美丽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