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中漫步:日本漫画的保存和利用(下)

馆中漫步,是我们在获得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的官方授权后,进行集中翻译的一系列漫画专题文章。在这个栏目里,我们将站在图书馆业者的立场上,以专业的学术眼光去观察、分析当今日本漫画界的种种现象。

御手洗街 1

馆中漫步・写在前面

漫言新推出的专栏——馆中漫步,是我们在获得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正式官方授权后,进行集中翻译的一系列漫画专题文章。在这个栏目里,我们将站在图书馆业者的立场上,以严谨而专业的学术眼光去观察、分析当今日本漫画界的种种现象。

本文译自刊载于图书馆学期刊《カレントアウェアネス》上的《CA1637 – 日本における漫画の保存と利用》,原作者为日本漫画研究界的两位资深泰斗:内記稔夫(现代漫画图书馆馆长、日本漫画学会理事)、秋田孝宏(大学漫画论讲师、日本漫画学会事务局长)。

由于原文过长,我们出于您阅读体验的考虑,将本译文分为上下两篇发布,并为文中第二章节提及的众多图书馆追加相应配图,敬请阅读。本文之上篇也已推出,同时欢迎订阅漫言 RSS 或关注官方微博获取最新讯息。


点此重温:《日本漫画的保存和利用(上)》

3. 存在的问题

民间设施收集、保存的困难

或许是受到 1978 年现代漫画图书馆成立时备受媒体瞩目的影响,第二年在名古屋也成立了一家漫画图书馆。从那以后,私立的漫画图书馆如雨后春笋般,在奈良、金泽、大阪、福冈等各地建立。但它们无非都是些与漫画咖啡店等同的设施,完全不以保存漫画为目的,甚至都不设馆藏书录,根本不能算作「图书馆」。之后的数十年中,它们中的大部分都销声匿迹,停办歇业的样子。

就连现存的现代漫画图书馆也都因滥设漫画咖啡店而陷入读者锐减的境地。加之担负着图书馆的公共性使命,以及受 BOOKOFF 那样的新型二手书店的影响,图书馆不能收取高额的服务费用,财政也一直处于赤字状态。现在的情况是,图书馆只能依靠着漫画研究者和热心漫画迷的会费,以及普通读者、一部分漫画家和能够体谅图书馆难处的出版社的赠书,勉强维持着运营。

BOOKOFF 书店的二手漫画部门。
BOOKOFF 书店的二手漫画部门。照片版权归姜元皓先生所有。


而且前文提到过的一些公共设施,多是以个人藏品为基础的。例如菊阳町图书馆的少女杂志就是村崎修三的私藏,大阪府立国际儿童文学馆的镇馆之宝也是儿童文学研究者鸟越信的收藏。京都国际漫画博物馆藏书的主要部分是漫画研究者清水勋的个人藏书,其漫画壁上陈列的漫画,则归经营永年租书屋的的场刚所有。

1989 年,据传有在当时的大宫市建立漫画博物馆的打算,并为此召开了研讨会。会上,笔者提出「等新建筑建好后就迟了,请从现在起开始收集资料」的意见,遗憾的是这点至今都未能实现。又在几年前,笔者听说早稻田大学设立「漫画文库」后与负责人进行了面谈,但得知文库并不打算收集时下的漫画,而是致力于保存旧杂志、漫画,而且是以从早稻田毕业的漫画家的原稿为中心展开收集。其实时下销售的漫画书也好杂志也好,数十年之后都可能成为不可多得的珍品,如果不对其进行系统地收集,漫画保存工作就会变得没有意义。而像国立国会图书馆那样,把所藏漫画的封皮和包装纸盒扔掉,只保存书的内页,这也称不上是真正地对漫画文化的保存。至于个人收藏的珍贵的漫画书,在本人离世后被家人出售、逸失,这样的实例也时有发生。真心期待能够早日建立完备的公共漫画保存设施。

馆中漫步:日本漫画的保存和利用
「遊園地の一日」岡本帰一/画,大阪府立国际儿童文学馆 1930 年之藏品。

庞大的资料

据说漫画约占全部图书销售总量的 1/3,销售总金额的 1/4。2006 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当年全部图书的推定销售量为 345,423 万本,推定销售金额为 21,525.4 亿元,其中漫画的推定销售量是 126,841 万本,推定销售金额是 4,810 亿元。漫画的销售量在全部图书销售量中所占比例约为 36.7%,销售金额约占 22.3%。可以说基本上与历年的比率持平。

如果按照日本的十进分类法对漫画分类的话,多数会被归为 726.1 类。与被分为 913.6 类的「近代日本文学」一样,把漫画这样一种内容极为宽泛的书籍硬挤入如此细小的一个类别条目之下未免太过勉强。漫画已发展为支撑出版业的一根顶梁柱,不仅作品的质与量在不断提升,其内容所涉及的主题也相应变得更为广泛。若将漫画列为图书馆的收藏,除了空间、预算等通常须考虑的一些重要事项以外,那些非以保存漫画为主要目的的图书馆还须彻底抛弃「将漫画收藏随随便便当副业搞搞就好」的想法,培养具备专门漫画知识的图书管理员。

馆中漫步:日本漫画的保存和利用
平安时代末期的鸟兽戏画,常被称作日本漫画之始祖。图片版权归サントリー美術館所有。


回顾漫画的历史,即便是现在主流的故事漫画,从它不再被视为仅仅是小孩子的读物开始到现在,也有大概 40 年了。若从手冢治虫出道开始算起,更是积淀了 60 年的辉煌。从更广义的漫画概念来看,自幕府末年·明治维新时期,到江户时代初期,甚至更早的平安时代末期的「鸟兽戏画」,正仓院藏品中的古代涂鸦,乃至青铜器表面绘的图案、远古洞窟墙上刻的壁画,漫画的历史源头可以无限追溯。比如说要理解上述的这些文物,就须要进行恰当地处理。

而且,旧的漫画资料的收集是相当困难的。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漫画原本就是读过后便可以丢掉的东西,杂志更是如此。另外,虽然贷本漫画相对来说做得比较结实,但租书店多达几十次地将其借出也使得贷本漫画成为易耗品,一些漫画书难免伤痕累累而不得不被定期处理掉,因此能够存留下来的资料并不多。不用说那些极具人气的畅销作品,即便是一些普通漫画,也不能保证每个保存设施都能够收藏到。还有就是,这些漫画的原稿基本上都不复存在。不少漫画的印刷质量低劣,这类印刷品的制版上所刻的画本来就粗糙,更不用指望能够复刻出画质优良的版本了。这对于主要是欣赏画面的漫画来说是致命的。


资料的脆弱性

昭和时代的漫画杂志如前所述,大多数漫画都是读过就扔的,其装订并未考虑过保存事项。尤其是杂志,装订更是简易,大多使用的是劣质纸张。而过去的少年、少女杂志,越厚越好卖,于是就用那种很粗糙的纸来印刷,书厚质烂。再加上因为那是酸性纸,更不易保存。

最近虽然发行了一些装订优良的漫画,但基本情况依然如旧,大多数出版的漫画依然装订脆弱,容易破损。因此,在保存漫画时必须考虑率到以下几点:

  • 漫画书最好不要借出。
  • 即使是那些只供阅览的漫画,使用时也必须万分小心。

  • 当然最好的漫画收集法是,将每一份漫画资料的阅览用本和借出用本分开,还要备份有保存用的副本。但考虑到预算和保存空间的问题,这种方法太不现实了。不过考虑到旧资料收集的困难程度,以及它们易破损难保存的状况,以上两点仍然是十分重要的经验。


    杂志收藏事项的问题

    现在的漫画作品,大多是先登载在杂志上,累积大约 10 话左右的原稿之时,再整理成为我们通常所说的「单行本」出版。也就是说,想要弄清楚漫画作品是在怎样情况下以怎样的状态发表的,想要通过连载时的作品人气排名、为作品打的宣传和读者来信等来评估这部作品,以及想要了解作品面世初期的其他一些情况的话,就有必要把连载时的漫画保存下来。于是在多数情况下,国立国会图书馆等设施会提供杂志过刊的阅览服务。此时,图书馆的馆藏事项需要注意的一点就是如何查询过刊。

    『日本目录规则』(1987 年版改订 3 版)规定,继续资料的收藏应以卷号(下文沿用『日本目录规则』所用的「卷次」)、月日号(下文同样沿用原文的「年月次」)的顺序表示。这样一来,当读者检索图书馆的杂志时,首先呈现的是杂志的卷次。但绝大多数的读者是无法通过卷次来确定自己想要找的那本杂志的。如果是对图书馆的构造有所了解的人,有可能懂得如何通过卷次来找到目标杂志,但是即便有这样的人存在,他们通常利用的也不是卷次,而是通过查看在封面、封底、书脊等地方标记的「XX 年 X 月 X 日号」,或者在这些地方用大号字体写着的「X 号」,「XX 年夏号」等来查找杂志。然而,这种年月日、「X 号」「XX 年夏号」等表示方式,一来作为图书馆提供的馆藏信息的辅助而言不易理解且难以标示,再来就是并非所有图书馆都能完全照此方式来标示杂志。

    年月次的使用,不是简单地在封面上用大字写好以求显眼就行了。大多情况下,卷次标示要求不仅仅是杂志正刊,就连增刊也要算进去。而年月次则基本上只要求包含正刊即可。于是,在即使没有增刊也应有所对应的卷次的「第X号」与年月次的「X 号」之间就会出现数字上的不一致

    馆中漫步:日本漫画的保存和利用
    讲谈社少女漫画杂志《なかよし》1981 年(左)、2006 年(右)正月的新年特别刊。


    另一方面,漫画杂志上刊登的漫画大多是连载中的作品,连载作品会出现正刊是正刊,增刊是增刊的重复连载的现象。正刊与增刊都要算在内的卷号表示法,在标示登载期间的作品时,以及在有必要与其他作品(特别是不在杂志上登载的作品)作比较时,会产生直观判断上的困难。

    因为正刊和增刊上登载的作品不尽相同,多数情况下可能被看做是不同的杂志,因此,把正刊与增刊分开来以不同的号数标示的年月次的表示方法更加合理。如今的漫画研究评论书籍、百科词典、乃至一般的介绍类报道,几乎都用年月次的表示方法。

    我们希望至少在正规地收集漫画、提供利用的场所,能够以年月次的表示方式简单地查询漫画杂志,同时我们还极力主张这类公共设施采用此法为基本表示方法。特别是在下文,我们会讨论设立漫画专门图书馆的相关事宜,这一馆藏处理方式还会成为重点讨论事项之一。

    4. 对未来努力之展望

    如上所述,即使今后还会有许多图书馆致力于漫画的收集工作,但老作品的收集困难依然存在,加之资料本身的脆弱性,使得漫画资料的利用和保存难以两全,另外特殊的应对措施也是一个必须要考虑的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亟需建立专门的漫画图书馆,从事漫画的收集、保存工作,让其成为能够正确有效地利用漫画资料的基地。

    即使是现在,还是有几处可能具备这种功能的设施。例如,现代漫画图书馆,京都国际漫画博物馆,川崎市市民博物馆,大阪府立国际儿童文学馆等等。当然,把国立国会图书馆算在内也并非不可,只是它的优缺点都比较明显。如果能够建立新型的理想设施是再好不过的。但如今人们对漫画依然存有偏见,建立这样的设施还需要大量的资金,要实现这一目标可谓困难重重,绝非易事。

    一个更切实际的方法是,把几个漫画保存设施连成网络,让它们分工进行漫画收集、保存等工作。单独的个别设施,很难照顾到全部漫画,难以实现理想的保存。因此,让不同的设施资源共享,大家都负责一点重复部分的资源的同时,每个设施又都有各自需要重点维护的领域。

    考虑到我国是个自然灾害频发的岛国,笔者非常希望能够多设置几所设施来对漫画资料进行保存。也许过多地兴建场所来专门保存漫画,会让读者提出使用不便的意见。但是,为了能够使容易逸失的漫画资料得到保存,笔者认为这是目前最佳的可行方法。

    此外,我们还希望以这种漫画专门设施的网络为据点,实现漫画资料的数字化。目前为止漫画一直以漫画书的形式呈现,并且在原始的书的基础上,逐渐发展出了双联页等的形式。因此,若将漫画转移到书以外的媒介上,就会丧失了原本的阅读乐趣。所以最理想的状况就是尽可能地把书保存下来,任何时候都能欣赏到原书。但是漫画书易破损,一些老漫画书的内页已经旧到不能再翻页的地步。所以作为次善之策把漫画资料数字化应该是保存漫画作品的必要方法了吧。当然,还必须继续努力地把漫画书保存下来。

    馆中漫步:日本漫画的保存和利用
    川崎市市民博物馆官方刊行的电子杂志。图片版权归川崎市市民博物馆所有。


    其实漫画资料的收集、保存问题,并不仅仅限于本文所探讨的事项。易损资料的修复问题,作为将作品流传给后世的次善之策的数字化问题,漫画原画的保存问题,为管理版权而构建体系等等,诸多重大问题亟需解决。为此,设立某种形式的保存漫画的专门设施是众望之所归。

    现代漫画图书馆:内记稔夫
    日本漫画学会:秋田孝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