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友克洋对谈井上雄彦:当代最强画师之间的对话

当八十年代以『AKIRA』彻底改变漫画界的传奇巨匠,邂逅『浪客行』挑战漫画巅峰的天才艺术家——两位巨匠初次碰面,从周刊连载的艰辛到提高画技的秘诀,甚至是彼此「无法描绘的东西」,进行了坦率的对话。

YUK!.R 15

文 / 「BRUTUS 2012年 4/15号」:「大友克洋、再起動。」
译 / YUK!.RA 区; 特别感谢 张 COOLHAAS 同学协力供图!

大友克洋对谈井上雄彦

两位当代最强画师之间的对话,前所未及的漫画表现之道

在「后大友克洋」的漫画界,表现力首屈一指、令读者为之着迷的井上雄彦,在即将高中毕业的时候,邂逅了使他受到冲击的『童梦』;而即使是在井上晋身职业漫画家后,也曾多次翻开『AKIRA』,被其表现漫画的创意所深深吸引。

这两位漫界巨匠、在此迎来了初次的碰面。从周刊连载的艰辛到提高画工的秘诀,甚至是彼此「无法描绘的东西」,进行了坦率的对话。

井上:原画展是在这里办的吗?

大友:是的。最初以为很宽敞,等摆了很多东西过后,才意外地发现比较狭窄。嘛,不试一下是不会明白的事,也是常有的啊。

井上:『AKIRA』全部的原画,大概有多少张呢?

大友:大概有 2300 幅左右吧。

井上:这部作品的单行本,可是在当年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呢。「(漫画)竟然还有这种表现形式」,想法实在是太厉害了啊。因为我在高三之前都只读过少年漫画,所以第一次读大友先生的作品的时候,暗自惊叹着「好厉害——」,感到非常震惊。

大友:最初读到的是什么呢?

井上:是『童梦』。真是有种「全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了」的感觉。

大友:也有那个时代的原因。我们开始执起画笔的 1970 年代,『あしたのジョー(明日的丈)』、『巨人の星』这些名作,随着阅读的进行,故事渐渐变得阴沉起来。在漫画以外的领域也一样:电影界的话有新电影运动(New Cinema / ニューシネマ),话剧界则有寺山修司的天井栈敷剧团,黑テント(又名黑帐篷)也被高度评价,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年代。当时由于自己亦身在其中,所以漫画也同样地有些格调灰暗,不可避免地变成了一些让人寂寞的故事。

——随后『AKIRA』的连载始于 82 年末。也正是大友先生 28 岁之际。

大友克洋对谈井上雄彦

大友:说到井上先生 28 岁的时候的话……

井上:在画『SLAM DUNK』的最后一部分。

大友:我的话,那时是在考虑使用电影式手法作画的时期,正在进行『AKIRA』之前『童梦』的创作。说到 27 ~ 28 岁的话,就是「那种手法还想更多地试一试啊」那样的感觉吧。渐渐变成不用预支的时代了(笑)、也变得能稀松平常地喝酒了。井上先生做过助手吗?

井上:在画『城市猎人』的北条司老师那里帮忙,当了 10 个月左右的助手。

大友:是在吉祥寺吗?那我们肯定在哪里擦肩而过过呢。(大友家住在吉祥寺)

『SLAM DUNK』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载的呢?

井上:是从 90 年开始的。我的想法其实比较简单,所以也没有烦恼什么的,就是以「篮球真快乐啊」这种动机开始执笔的。(虽然)在此之前也有 12 周就完结了的短篇作品(1989 年,井上雄彦在『周刊少年 Jump』上,连载了共计 12 回的侦探犯罪题材作品『变色龙 / Cameron Jail』。),但『SLAM Rack up countless hours playing brain casino games online at Pogo. DUNK』才算是第一次真正的连载吧。

那是越画就变得越好的时期,(画笔)力所能及之物渐渐增加,一直想着「好高兴啊」、「好快乐啊」这般过来的;但是画到最后比赛的时候,有了「还想做更多这样的事」的欲望。一些烦恼也就是在那时候开始浮现的吧?我自己内心毕竟还是决定要将最后的比赛全盘托出,所以基本上只有愉快的回忆。

『AKIRA』隔周连载的动画化—— 20 代最后的、疾风怒涛的时代

大友:这不是挺好的嘛,快乐的同时画技也愈发精进了。不过,周刊漫画志的连载真是很辛苦的呢。

井上:是啊。现在就完全做不到了。

大友:『SLAM DUNK』的连载的话,大概是花多少天画的呢?

井上:一周差不多能画 19 页……。

大友:实际上用的是 5 天左右吧。

大友克洋对谈井上雄彦

井上:『AKIRA』是周刊连载吗?

大友:是隔周连载。但是那时『AKIRA』的动画制作也在同时进行,所以事实上(实际上)一周要画 20 页。

井上:哇,这可真是太厉害了。

大友:漫画完结的时候,不仅通宵达旦、而且之后还立刻去了工作室做动画……那个时候可真是体力最鼎盛的时期呢(笑)。

——多少人一起画的呢?

大友:助手有两人。

井上:两人?!

大友:偶尔还有一人,最后来贴贴网点纸那种程度的。

井上:这么说起来,听说(『AKIRA』漫画中的)那些个背景,大都是大友先生躬亲力行的?

大友:出你所料地——是呢(笑)。

井上:能画那么厉害的内容……真是不可思议啊。

大友:因为正巧说要办原画展,所以把旧日原稿久违地拿出来看了看,可现在看起来,实在很难为情啊。

井上:您有感受到什么东西吗?

大友:不——怎么说呢,「在努力着啊」,这么想了(笑)。

井上:这可不是「在努力着啊」的程度吧。大友先生的出道作是在哪一年发表的呢?

大友:是 73 年吧。虽然是来东京以后画的画,但总感觉十分陈旧。其后一年间,画风在不停地改变着。想起来还是挺有趣的呢。

井上:有在哪里做过助手吗?

大友:虽说有去帮过忙,但没有具体的做过助手,吸收学习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差不多用了 2 ~ 3 年达到了一个程度。这些往事回想起来,也很是有趣啊。

大友克洋对谈井上雄彦

井上:那些画也会展出吗?

大友:是的。与其说是稍微给自己点惩罚,倒不如说……作为自我警示而展出着(笑)。

新人时期的作品还在吗?

井上:压箱底藏着的(笑)。

大友:不会看的吧?

井上:绝对不会看的啊。如果把那个展示出来可就真的是惩罚了。将来要是有必须给予自己严重的惩罚时的话,可能会打开来看也不一定。

大友:如果一直坚持画画的话,因为自己会一点点地修改,所以画风都会渐渐地改变的。所以年轻的时候如果集中精力拼命去画,画技就会变得非常精湛。不过现在的漫画,更倾向于「记号式画法」吧?记号都是决定好的,只需要排列它就可以了。可那并不是画啊,如果那样做的话,(自身的造诣)就很难会有什么突破(Break-through)。再稍微认真些、我觉得看着实际的东西作画才是较好的方式呢。

——井上先生的画怎么样呢?

大友:正是因为像(井上)这样优秀的人才不断地涌现出来,我这把钝刀已老,接下来请年轻人们好好加油吧,以上。(笑)

井上:喂喂、稍微等一下啊。(笑)

当代最强的漫画绘师之间的对话:画技逐步精进的过程

——什么时候会实际察觉到自己有所长进呢?对好的作品的定义又是如何?

井上:说真的,我画得并不好啊。

大友:要是两个人都说画得不好的话,对谈就不能进行了啊(笑)。

井上:唔……当生硬的东西变得柔软的时候,就会觉得有所长进。我的话,是从刚开始水平很低(笑),画得很平面、很生硬的东西,渐渐变得柔软而立体的过程吧;单调简单的构图,后来也变得能从各个视角去描绘了。嘛,会变得很想动笔,不会觉得腻也不会感到满足。

大友:会有觉得很自在的时期呢,不管画什么都能画出想象中的感觉。因为在画了很多之后,之前看不见的东西也能看见了啊。构图也是,POSE 也是。

井上:机械类的东西觉得怎么样?

大友:非常喜欢!真的只能说是喜欢了呢。复杂的东西都很喜欢。

井上:我的话对于机械方面就完全不在行了呢。无法想象。我是在外边玩的野小孩的类型,塑料模型什么的都不会做。

大友克洋对谈井上雄彦

——超高层的大楼感觉怎么样?

井上:超高层的大楼因为有实体,所以画完轮廓周边后,就拜托助手画(笑)。那种现实中存在的东西倒是还好呢。大友先生不是会创作出虚构的交通工具嘛?这一点可是完全不同啊。

大友:但是最新创作的漫画是明治时期山中的故事,机械完全没有出场的机会。但是我现在对猪不太了解,因为猪没有什么照片集,所以不得不亲自去见见活物了。画动物真是很难,还有树木和水的表现什么的都很难啊。

井上:是很难呢(笑)。

大友:又没有助手。

井上:(爆笑)。我的『浪客行』,在这之后也要恢复连载了(3 月 15 日发售的『Morning』2012 年第 16 期起恢复连载)。再刊号已经决定了,不过在没画完前并不打算说呢。

大友:我的话,现在画了一些积攒着。因为不是多少天要画多少页的要求所以还好吧。因为有一段时间没画了,所以也需要有个恢复的过程……

井上:果然也是会有这种情况呢。停笔稍微隔一段时间之后,在自己不注意的情况下,涂了几张没什么特别的画稿过后,就会突然觉得「啊,画出好作品的手感开始逐渐苏醒了呢。」

大友:还有,习惯用一支笔的时间之类的。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有动笔了。

井上:真好啊。习惯用笔什么的。感觉像新人一样(笑)。

大友:用笔来作画的话确实很难啊。画虽然是一直在画的,但是漫画的笔用起来很难啊。而且我正在用的,是叫做圆笔(丸ペン)的不听话的笔,自己都觉得有点烦了。还要用那个来画画什么的。

面向世界、面向电子书籍。漫画将会去向何方?

——两人的作品,在海外都是被大规模翻译、介绍着,但『AKIRA』算是其中的先驱。

大友:在美国出版的书必须把打开方向全部变成反方向,真是够呛啊。

井上:现在大概是配合日本独有的右边打开吧。

大友:是啊。最近经常听到就原本的样子出书的话题,不久之前还完全不行。特别是美国有美国的读法真烦。但欧洲是直接沿用日本式也没问题的。

井上:还有一个变化,是向电子书籍方面的转移。在美国出的月刊「SHONEN JUMP Magazine」最近也休刊了。(一月底开始变成电子版的「WEEKLY SHONEN JUMP ALPHA」。)

大友克洋对谈井上雄彦

大友:会逐渐变化下去的吧,一定。音乐人也渐渐开始以自己的名义出版作品了不是吗。我喜欢去书店和唱片店之类的地方,虽然感觉有点微妙。

井上:因为至今为止的漫画都是以变成纸做的书为前提来画的,要将之原封不动的电子书化也很令人困扰。欧洲那边的话,有如果不是那种形式的话,漫画就很难成立的情况;这一点该如何应对,也是必须要考虑的事情。反正无论如何都要改变的话,想考虑专门用来应对电子书出版的情况。

大友:如果仅仅是把在纸上画的漫画照下来,把它的数据拿到电子设备上来观看的话,(体验)还是会有所不同的吧。可能非得用纸以外的媒介不可。因为每位作者人各有别,所以我觉得,画法也好、呈现方式亦罢,其实由作画者自己来选择才是最好的。

(完)

延伸阅读:【回望神之苦旅——井上雄彦年间创作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