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月刊 ZREO-SUM』第 100 期纪念特别访谈

这是在『月刊 ZERO-SUM』百期纪念之时,『最游记』作者峰仓和也、『LOVELESS』的作者高河弓,以及杂志总编杉野庸介的三人对谈。对谈不仅回溯了杂志八年来的风风雨雨,也细数了杂志和漫画家们的共同成长历程。

卡帕 5

一迅社旗下的『漫画月刊 ZREO-SUM』——这本杂志刊载着诸多以奇幻和校园主题为中心、画风优美的漫画作品,吸引众多的女性读者为之感怀赞叹、百转千回。(2011 年)6 月 28 日发售的 8 月号正是『ZERO-SUM』创刊至今的第一百期。

Natalie 网站的漫画专版为此特别邀请了杂志的两大招牌漫画家——『最游记 RELOAD BLAST』的作者峰仓和也、与『LOVELESS』的作者高河弓,以及杂志总编杉野庸介进行三人对谈。对谈不仅回溯了杂志八年来的风风雨雨,也细数了杂志和漫画家们的共同成长历程。

采访・撰写/坂本恵 编辑・摄影/唐木元

峰仓和也、高河弓特别访谈

一起决定了公司名称和杂志名称呢

问:『ZERO-SUM』的八月号也是杂志的第 100 期,借此机会正好来回顾一下创刊 8 年来的发展轨迹。首先请谈一谈创刊当时的事情吧?

杉野:我从之前任职的公司辞职出来,想要独立办杂志,第一步是创办新的出版社。在叫「一迅社」之前的名字是「一赛社」。我当时也和高河老师打电话进行了名称的讨论,最后拍板则是在峰仓老师的工作室呢。

峰仓:当时我们几个和编辑们在一起,大家都提出一个自己喜欢的字,然后试图组合起来。试验组合了很多个,后来杉野先生提出了表示「Start」的「一」字,我则提出了表示「骰子」的「赛」字。

问:为什么峰仓老师提出了「赛」字呢?
峰仓和也、高河弓特别访谈

峰仓:因为这个字有「赌博」的意思呢。从之前的公司辞职出来单飞,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就是这样一个赌一赌的意思。之后就是确定杂志的名称。

杉野:杂志的名称是在公司决定的,当时远藤海成先生也在。

峰仓:大家都提出一个词,然后在网上搜索这个词有没有被其他杂志用掉。但是要确定名称确实很艰难,当大家都快腻烦的时候,杉野先生突然说「就用 Zero-Sum Game(注)的 Zero-Sum 怎么样?」大家因为都精力枯竭了,所以马上都同意说「就是这个!」(笑)

注:Zero-Sum Game ——零和博弈。指参与博弈的各方,在严格竞争下,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博弈各方的收益和损失相加总和永远为「零」。双方不存在合作的可能。(via Wikipedia)

杉野:什么啊,原来大家都是因为太累了所以才同意的啊?

峰仓:没啦没啦(笑)。大家都觉得很合适,所以才说「这个不错,这个!」——因为公司名称有博弈的意思,杂志名也是同样的气息,所以感觉很好。

高河:我后来听说了杂志名,也觉得很符合我们想要的感觉。

问:决定公司名和杂志名等等事情,从一开始就和漫画家有很多的互动和交流,这种事也蛮少见的呢。

杉野:是啊,当然那个时候工作人员也很少啦。

峰仓:大家一起稍微想一想吧,大概就是这种轻松的感觉,一下子就把事情都决定了。

问:『ZERO-SUM』创立的时候,有没有类似「创刊主旨」这类的立意呢?

杉野:比起创刊主旨,我觉得挑选哪些漫画家来杂志连载比较重要。当然要画些什么故事是漫画家自己决定的,但是我有想要拜托来杂志连载的漫画家。所以创刊号里,全都是我自己喜欢的漫画家。

我认为,单靠民主主义来创办杂志是不行的,也不能无条件完全信任读者问卷调查的结果。我比较倾向于靠主编的个人感觉来办杂志。这一点,在创刊号表现的特别明显。但是 8 年过去了,现在的编辑队伍已经壮大了,我也很信任手下的编辑,所以有的时候也会遵从他们的想法和感受。

问:从全部由主编一个人决定,到慢慢地委托给手下的工作人员,出现了权力下放的变化趋势呢。

峰仓和也、高河弓特别访谈

高河:这种变化很好啊。从某个时期开始,我看到那种「杉野先生绝对不会喜欢」的漫画作品开始在杂志上出现了,这种现象非常好呢。

杉野:现在基本是靠大家集思广益了呢。正因为信任着各位编辑,杂志也才能发展到现在吧。的确,正如高河老师所言,自己「绝对不会喜欢」……不,应该说我也有绝对做不出来的作品吧。由编辑部的各位依照自身的感受来挑选出好的作品,这种做法很棒。

编辑和漫画家竭尽全力创作出好的作品,最后让总编不得不认同——这种做法顾虑到主编的喜好,主要是在考虑「什么作品不能连载」。而另一方面,考虑着「连载些什么作品」,得到不同的编辑们的认同,这样的做法也很好。

被大声责怪道「多看点漫画!」「不要看什么漫画啦!」

问:杉野先生一方面是杂志总编,另一方面也是高河老师和峰仓老师的责编,彼此已经算得上是交往很久的老友了吧?

高河:杉野先生还在之前的公司上班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所以大概已经有 20 年左右了。我是「不想换责编」的类型,基本上和某个责编开始搭档,就会一直想要和对方搭档,要是对方调到其他杂志去上班,我甚至想跟着一起去呢。

杉野:但是我在一开始的 1、2 年里完全被小看了啊(笑)。我去拿原稿的时候,连老师的脸都看不到。那个时候真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当成白痴耍了呢。

高河:不、不是这样的!那是因为还没有举行仪式啦!

问:仪式是什么?好有『LOVELESS』的感觉哦!

高河:仪式就是和责编进行面谈,来决定是不是接受对方作为我的责编。但是和杉野先生一直没有面谈的机会,就拖拖拉拉地开始搭档工作了。

杉野:主要是没有循序渐进,如果让之前的责编引荐,双方进行谈话,可能就会好很多呢。

高河:对啊对啊,然后我就会说「我明明还没有承认这家伙是我的责编啊」!

杉野:虽然高河老师没有告诉我,但是好像是有什么契机,让老师承认了我的责编身份呢,那到底是什么事情来着?

高河:嗯,什么来着……我也忘记了耶。

峰仓:搞半天谁都不记得了嘛!(笑)

问:峰仓老师和杉野先生的交往是什么样子的呢?

峰仓:『最游记』一开始的责编并不是杉野先生,大约是从第三卷开始才换成了他。

杉野:是啊,当时正好是『最游记』动画化和『最游记外传』开始连载的忙碌时期,在那个时候换我做了责编。和高河老师的情况完全相反,峰仓老师那边马上就进行了面谈,我得以明确地说出「我是接替的责编」。

峰仓:是啊。当时我才 20 几岁,完全不知道要跟年纪比我大的长辈说些什么才好。但是杉野先生会吸烟,也打麻将,我们马上就混在一起了。『最游记』的连载工作也进行的很顺利。

问:的确,『最游记』里面吸烟和打麻将的场景很多呢。

峰仓:但是杉野先生有段时间还戒烟了呢!那个时候我真是超讨厌这个人的(笑)。后来我跟他说,要做『最游记』的责编,就绝对不能戒烟。

杉野:吸烟有害身体健康呀……

问:吸烟就是峰仓老师对责编的要求啊(笑)。另外杉野先生,作为责编,有什么需要遵守的准则吗?

杉野:就是要把漫画家的潜能发挥到最大吧。编辑能做的事,其实很有限。虽然能够帮助创作故事,但是参与程度大概在 3% 吧。也有人说作品的一半应该归功于编辑,不过那是胡说。就算有一半的故事是编辑想的,那么这一半对整部作品来说也只有 3% 的意义。

另外,漫画家在创作的时候必然会不断进步,要跟上他们的进步速度是很辛苦的,必须加倍努力才行。如果照高河老师的话来讲,就是「学习不足」吧。

问:所谓「学习不足」,比如说呢?

杉野:比如会被说「再多看点漫画啊!」

高河:是啊,我经常这么说。我真的非常喜欢漫画,看了很多。所以啊,对于自己正在看的漫画,我有很多想要讨论的地方,但是……

杉野:之前老师打电话给我问「『钢之炼金术师』最终话看了吗」,我回答说「因为太忙了还没有看」,结果老师马上就挂电话了,好像在说「算了!啪嚓!(挂电话的声音)」似的。(笑)

高河:那可是『钢炼』最终话哦!我有超多东西想要说的!

杉野:在这种地方,高河老师和峰仓老师作为漫画家的特性就表现出了非常明显的区别。对高河老师而言,包括看其他漫画在内,如果对漫画的集中力和热情没有高涨起来的话,就画不了漫画。为了下笔画漫画,看其他漫画是很重要的。

而峰仓老师则正好相反,她是个对自己的漫画有着异常集中力的人。对于『最游记』的剧情发展,我会因为跟不上峰仓老师的思路而被嫌弃。

峰仓和也、高河弓特别访谈

峰仓:所以我才会说「别看那么多漫画」这种完全相反的话。

高河:诶!怎么这样!

峰仓:了解其他漫画当然很重要,但是如果有看其他漫画的时间,还不如和我一起想想『最游记』的后续发展。对自己的漫画要抱有绝对的信心,觉得自己的漫画才是最有趣的,这种情况下,并不是称赞其他漫画有趣的时候吧。总是沉浸在其他人的漫画作品中是不行的。当然像高河老师一样的人有很多,我只是说说我自己的想法。

杉野:所以说这两位老师完全不一样啊。峰仓老师和高河老师在处理角色的时候,也是完全相反的。比如峰仓老师就经常被说仿佛是导演一样,总是给角色下达指令。

例如在对三藏这个角色进行设定、配音时,峰仓老师全程参与,不断地给出自己的想法。而高河老师则相反,当被问「这句台词有什么意义」时,她回答说「因为是立夏自己说出来的嘛」,在脑内任由角色们自由发挥。虽然两位老师的方法不同,但是对我来说,都是无法企及的。两位老师,都有着特殊的才能。

峰仓:就算对杉野先生说些奇怪的话,他也不会半路截断,而是会试图理解。这就是他的优点呢。

杉野:我在听高河老师阐述『LOVELESS』的作品构想时,她在电话里突然说「会长出猫耳和尾巴!这样不是很可爱吗?」,我当时不是很理解她的意思,就含糊地回答说「嗯,是这样吗?」,高和老师就说「而且耳朵和尾巴在成为大人之后会脱落!」,我问她「这是什么意思?通过性行为脱落吗?」,结果就被骂说「杉野先生,这是性骚扰哦!」(笑)。

希望两人君临漫画界

问:除了『ZERO-SUM』这个杂志名,漫画家们对其他方面还有其他提案或者建议吗?

杉野:有的啊。高河老师的『LOVELESS』和峰仓老师的『最游记』的杂志限定版都附赠了小册子,这个其实是高河老师的提议。当时限定版的附赠品一般都是鼠标垫、手机挂件这类的小礼品,附赠小册子还是非常罕见的。

峰仓和也、高河弓特别访谈

高河:我当时说了「漫画的附赠品也要是漫画,只要漫画就可以了。」

问:的确是漫画狂热者呢。

高河:我对漫画和漫画家都非常喜欢。去参加『ZERO-SUM』的聚会时,我也会想要和杂志的其他漫画家好好相处。相反,峰仓老师对同业的竞争意识就比较强。

峰仓:确实是这样呢,当然也不是想要跟其他人交恶啦,但是也不会特别想要互相熟悉,虽然同为画漫画的伙伴,也会意识到对方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啊。

杉野:崇拜高河老师和峰仓老师的新人漫画家在不断的涌现,我希望新人们能够不断地追赶着两位老师,也希望两位老师能够君临漫画界啊。

问:通过漫画家和编辑互相切磋琢磨而让杂志不断成长,对于这个有什么特别的感想吗?

高河:话虽这么说,可是我个人并没有把编辑当成朋友啦,我觉得如果变得过于亲密反而不好。我不希望编辑完全顺着漫画家的意思进行工作,我喜欢能够明确地提出反对意见的编辑,觉得无趣能直接说出「无趣」,这样和我互相斗争。

我虽然在杂志上连载,也很看重杂志的发展,但是不管怎样,我所提出的都是我个人的想法,要不要让我参与杂志的其他建设,这都是编辑的考量,我自身并没有太大的执着。

杉野:之前峰仓老师也说过类似的话呢。假如她的漫画不受欢迎,但是考虑到互相已经合作了这么长的时间,因而无法坦白地说出要切断连载——请编辑千万不要怀抱这种无谓的礼貌。

峰仓:我很讨厌「明明很无聊,但是出于长时间的交情而勉强让连载继续」的这种同情。

问:杂志也在不断培养新的漫画家,对『ZERO-SUM』而言,重要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呢?

杉野:像是充满魅力的角色、受欢迎的画风这种要素是很重要的,但是对我个人而言,我喜欢剧情扎实的作品,想要能够在作品中感受到剧情的鲜明魅力。当然,为了表现剧情,漫画的页数也会相对多一点……

高河:诶?嗯,页数方面,多一点比较好啊~

峰仓:……

杉野:……总之,对两位老师的要求,就是每月 30 张。特别要说明的是,『ZERO-SUM』的第一百期,高河老师是 8 张,峰仓老师是 10 张。

峰仓:为什么第一百期要特别弄呢……脚本不是早就确定了吗……

高河:我明明想要画 120 张左右的……对不起……。不过到了第 200 期,我一定会画到这么多!

峰仓和也、高河弓特别访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