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m Thompson 的未来漫画界展望

从业四十年来,他往往被人誉作「推动漫画媒介走向成熟的人」。本文记录了先生对漫画界发展的一些总结与看法,希望能为读者们带来思考与启迪。

Karuto 4

Kim Thompson,这位欧美漫画界的业界泰斗,于今年 6 月 19 日因病辞世了。从业四十年来,Kim 往往被人誉作「推动漫画媒介走向成熟的人」(The man helped comics medium to grow up):他一手扶植起对独立艺术漫画至关重要的出版社 Fantagraphics、发行了业界最权威的漫画研究评论刊物 The Comics Journal,开创了与艾斯纳漫画大奖齐名的哈维奖(Harvey Award);然而,Kim 毕生最重要的功绩,无疑是在于他承当了架起欧美两地的一座桥梁之责任,将大量优秀的欧洲艺术漫画亲自翻译、引进北美出版,彻底而深远地改变了两块大陆上本土漫画发展的视野与格局。Chris Ware、Charles Burns、Stan Sakai 等现已盛名享誉的名家大师,无一不怀念当年初入行时他在编辑与出版上无微不至的扶持。Kim 老先生的离开,是对整个欧美漫画界的巨大损失,所幸他当年栽培、如今已硕果累累的 Fantagraphics、以及曾经受过他扶持帮助的众多漫画家,会将他的遗志继承下去。

Tom Spurgeon,北美著名漫画评论媒体 The Comics Reporter 的主编,是一位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便与 Fantagraphics 共事的作家,九十年代中期还曾担任 The Comics Journal 的主编一职长达五年。作为 Kim Thompson 的故交,他在挚友逝世后写了一篇上万字的悼文,纪念并追忆了 Kim 一生中的众多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与时刻。最让笔者感怀的,是文中记录了 Kim 老先生对漫画界发展的一些总结与看法,故在此将两段摘译出来,希望能为更多的读者们带来思考与启迪。

虽然 Thompson 先生在病重后就不再接受任何正式的媒体采访,但他却会为了过去 15 年间自家出版的一些作品而愈发频繁地公开宣传。也正是从那些对话中,人们发现 Thompson 先生常会感慨他的出版公司——以及整个漫画界——从开始到现在前行了多远。他将自己对漫画业界走向的一些看法告诉了我们:「这些年来,这个行业发生了完全超乎我想象的剧变:无论是漫画作为媒介本身所受到的尊重、业内行家出品的质量水平,还是漫画在整个市场中所占的地位……等等各个方面都在往更好的方向转变。」他说,「你现在可能没什么感觉,但要记得在我们这个行业刚诞生的时候,当时的漫画家们,还因为担心人们会不会读比《加大号·神奇四侠》更长的漫画书这种事情而睡不着觉呢。」

「我最希望看到的,是一批销量红火的主流类型漫画作为整个美漫行业的坚实核心,但可惜这并没有成为现实。前几年在北美引进后流行火爆的「日漫潮」现象,大概是最接近我预想的东西了,但我不觉得日漫潮那一时的成功,能影响渗透到其他非日漫的漫画类型里去。与此同时,以《我在伊朗长大》为代表的「艺术漫画」近年来积攒了足够的舆论好评和商业成功。大开本精装的 Graphic Novel 就等同于要被认真阅读的文学作品;或是原本以期刊形式连载的商业漫画,在连载结束后的岁月里锈出了艺术的光泽,多年后被收集成精装合订本出版,这样也算是一只脚踏入了艺术的殿堂……或许我们行业以后就要活在这样的套路成规里面了。

我觉得咱们美漫界永远都不会出现 Stieg Larsson 或 Stephen King 这样的人物了,因为你看,就连那个一手造就了独立艺术漫画的辉煌、曾经大名鼎鼎的漫画家 Art Spiegelman 现在在做的,也无非是指望着借 Graphic Novel 名义再抖点民粹主义的平庸老料出来罢了。或许我根本指望错了人,这是一场连候选者都没有的游戏……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或许都要活在「漫画→艺术」的模式里面了。」

这着实是非常透彻并且有趣的观点,to say the least。在思考 Kim 对未来漫画界走向的预测时,我不禁想到:他所梦想的「一批销量红火的主流类型漫画作为整个漫画行业的坚实核心」,这难道不就是当前日本漫画界的现状么?目前的北美漫画主流还是死死地被局限在超级英雄的框架里,虽然以 Image 为首的、更多彩的类型漫画正在逐步挤进普通读者的视野,但这至少还需要数年时间的酝酿,美漫的一线市场上才能真正达到像日漫那样的「百花齐放的类型化」:少年、少女、青年、女性等各种取向的大作交相辉映;作品的题材也远远超出战斗之外,恋爱、搞笑、职场甚至温馨日常,都有能获得商业市场以及读者好评的双重认可。这确实是日漫值得被美漫所羡慕的地方。

然而在另一方面,日本漫画出于其特殊的民族性,却没有美漫这般明显的进阶:立意再高远的名家作品,也只是在百万销量的基础上最多被改编成多种媒体流行一时而已,或许很难达到 Kim 所指的「艺术」的高度(《我在伊朗长大》、《Maus》、《Watchmen》等的高度)……世事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有关这篇 Kim Thompson 先生悼文的更多内容,请移步阅读 The Comics Reporter 的原版:《Kim Thompson, 1956-2013》。题图由 Jonas Seaman 摄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