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乐观光客——河井克夫

当我们了解到河井克夫的创作初衷时,我们会觉得他画的是另外的漫画,至少不是想他所说的那样。他的作品是对既有题材的戏仿,或者说他自然而然的创作使得漫画跨越了类型创作,甚至产生了新的东西。

臆想图志

注:道楽(道乐),日文放荡或癖好之意。

当我们了解到河井克夫的创作初衷时,我们会觉得他画的是另外的漫画,至少不是想他所说的那样。他自己所设想的以女性新的生活方式为提案而创作的漫画,现在完全让人看不出来这方面的东西。他的作品是对既有题材的戏仿,成为了介于搞笑漫画与怪奇漫画之间的产物,或者他自然而然的创作使得漫画跨越了这两种类型创作,甚至产生了新的东西。

河井克夫的社会活动丰富,在创作漫画的同时,还出任导演、编剧,偶尔上镜出演些土气的小角色,像是《真夜中の弥次さん喜多さん》、《欢迎来到隔离病房》和《恋の門》中,都有登场,并且还和《欢迎来到隔离病房》、《恋の門》的导演松尾スズキ共著了《ニャ夢ウェイ》,这是一部关于松尾スズキ家猫オロチ的漫画,从松尾スズキ视角切入日常生活,以琐细、轻松的笔调创作的搞笑漫画,在这里河井克夫就像是一个执行者,将松尾スズキ的场景转译成画面,松尾スズキ依然保留了自己的导演自觉,这部漫画表现除和他电影一样的倾向,各式各种的搞笑段落中隐含着荒诞的状态呈现,这方面和河井克夫的作品方向有着一定的重合,但是河井克夫本身的作品没有办法达到那种画面元素的多元,他往往是将场景简单化,将作品的点放置在戏剧性上,突出人的表现,沉迷于营造情节上的奇峰陡转。

《图钉女》是一篇巧妙的将通俗情感故事和寓言形式结合的作品,河井克夫一直在使用女方的第一人称视角将读者引入一个语境,制造读者关于女方的同理心,图钉不仅是作为作品中的道具也是一个象征,来自女方的报复,将整盒图钉钉在男方身上,作者没有刻意渲染其中的情绪,只是将男方的背画满了图钉的钉帽,一切都是克制并且平淡的,当男方的新女友将图钉翘掉之后,图钉就将漫画从怪奇漫画转变成拟寓言,值得注意的是在其中男性是一个物化的客体,就像是内置喇叭的人体模特,在作者试图创作女性漫画的过程中,男性的个人特征被虚化,成为图钉之外的第二个道具,故事虽然陷入了「种什么因,结什么果」的局面,好在作者留下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作品整体没有太多的现实氛围,大都在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中展开,对应的是女方自述的心理空间,造成梦境化或者记忆化。

在《约会 K》中,作者尝试在作品制造形式,这实质上一种填塞,作者固定的「版式」成为框架,在里面填塞各种荒腔走板的内容,就像单一形式但有所变化的段子。这种重复渐变的形式实现了日常生活的周而复始,除去交往的男性不同,女方一直处于同样的生活状态,同时这本身是作者在漫画搞笑方向的任性,但是也在最低限度的对漫画形式进行探索。

从 1995 年入选「長井勝一赏」到现在,河井克夫已经出版了多本著作,从社会人身份上看也小有名气,但是作品心安理得的停滞在越界上,形成的交融并没有得以变化到达另一种层面,也许当前这种稍微不同于一般作品的趣味,但又不至于曲高和寡的作品深浅度,这种取巧又保守的态度,才是符合他生存之道的创作吧。

注:文中引用的漫画翻译均来自 Meow-Meow Mix,非常感谢他的无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