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穴怪图——菊地弘纪

菊地弘纪的漫画整体表现出一种游戏性,往往在荒诞不羁和天真烂漫之间流转,特别是某些作品中流露出一种不着调的残忍,直观的表现了在丛林法则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观念中人物的生存状态。通过戏谑,对日本某些社会问题,发表了自己独到的观点。

臆想图志

キクチヒロノリ本名菊地弘纪,现在减少了自己漫画的创作,把更多的精力花在设计、插画和摄影上。他作品的画面如同电路板般细密,兼具了西方 60 年代以降的地下漫画和日本少年漫画的趣味,作品整体表现出一种游戏性,往往在荒诞不羁和天真烂漫之间流转,特别是某些作品中流露出一种不着调的残忍,直观的表现了在丛林法则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观念中,人物的生存状态,通过戏谑,对日本某些社会问题,发表了自己独到的观点。

在 1995 年的时候,他创作的漫画《fruits》入选了长井胜一赏,开始了漫画创作,在出道作《fruits》中,作者通过人物夸张的表情和肢体动作,分镜格子之间畅快的切换,表现出了高度的节奏感。

キクチヒロノリ受日本现当代文学的影响很深,特别是大江健三郎的作品,诺贝尔文学奖对大江健三郎的评价是「存在着超越语言与文化的契机、崭新的见解、充满凝练形象的诗这种『变异的现实主义』,让他回归自我主题的强烈迷恋消除了语言等障碍」。

来自日本现当代文学的基因使得他创作的作品呈现出边缘化的倾向,同时又介入了当下的日本,作者在关注日本的发生,并且参与了日本的发生,也呈现出一种「小我」的状态,或者说「自己」的状态,这种状态延伸到了作品之外,形成了评论,就像是大江健三郎、安部公房等人的作品,但作者并没有完全的参照这些作者,而是从画面上着力,形成属于自己的风格,一种由画面构成的、超现实的、想要到达极端状态的视觉表现形式。

比起漫画,菊地弘纪创作插画的时间更久,这影响到了他的漫画创作。在漫画作品中,キクチヒロノリ通过散点透视、奇形的场景与人物构成超现实感,场景往往百科全书式的建筑陈列,就像是沙盘,或者布局图;人物往往是眼睛水汪汪的玩偶,或者是对怪奇电影中的戏仿。同时,作者还喜欢将真人的寸照进行剪切和拼贴,寸照意味着正式、社会身份与自然身份的重合、识别,将寸照破坏之后重组,重组后的照片呈现出与作者绘画相同的审美特征,也意味着作者对社会秩序的戏谑、无拘无束的气质,对「现成品」的利用,作者延续了自己所感兴趣的超现实主义思路。

作者的作品中充分流露出了自由的意味,作者还有创作绘日记的习惯,这些绘日记的自由度更高,画面元素的呈现形式更为丰富、多变。一方面,这些话语与图像构成了一个来自现实的キクチヒロノリ形象,呈现了作品之后的作者;另一方面,也使人看到了更多的实验,更多对形式的探索,类似于创作手记,呈现了更为全面、作者痕迹更深的创作思维。

《headcomic》是作者发表于 2010 年的作品,作品中每一幅画面都存在巨大的信息量,作者将漫画分镜进一步的变化,让分镜完全参与构图,实现漫画画幅之中的空间感,每一个画幅之间都存在似是而非的内在关联,这些关联和画面中的元素混同在一起,构成了漫画中的节奏感。比起出道作的线性叙事,这篇作品是非线性的、多线切换的、跳跃的,作者进一步拓展了自己的自由度,创作上更加游刃有余,不拘泥于叙事、或者任何一种既定的限制,尝试将音乐性、以及混合元素加入漫画,探索漫画更多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