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和凄绝画报——丸尾末广

丸尾末広的漫画初次被刊载是在 1980 年,在此之前他一边在印刷公司工作,一边自学绘画,也曾经向《周刊少年 Jump》投过稿,因为和杂志风格不合而被拒。在日本颓废文化的熏陶下,他和花轮和一殊途同归,成为日本亚文化的标志之一。

臆想图志 1

在樱桃小丸子中,樱桃子有一个家境殷实的同学叫花轮和彦,他名字来自于花轮和一。同时,樱桃子所在班的班长被作者取名为丸尾末男,这个名字来自于丸尾末広,因为作品风格的关联,人们常常将丸尾末广和花轮和一并称,两人也合作了《江戸昭和竞作·无惨絵·新英名二十八众句》,无惨絵是浮世绘中一个特殊的类别,侧重于表现鲜血淋漓的场面,多从戏剧中选取场景。

在这本画册中,两人驳杂地选取了日本、西方一系列人物、事件来做为内容,花轮和一大多在日本古代物语中选取题材,而丸尾则尽可能的选取了西方和日本近现代的事例作为题材,和月冈芳年所创作的《無惨絵·英名二十八衆句》相比,这两人选取的人物并不深入,而且也相当随性,他们也试图以他们自己的绘画方式实现无惨绘本身所强调的,对血液样式、形态和色彩的各种表现,采用的画面与解说文字相辅相成的形式对无惨绘形式上的还原。他们提供了传统无惨绘中没有的提供的画面元素,比如对内脏的表现,残杀道具、方式更加多样,这些画面的表现元素更加直接,也更加丰富,但因为题材和绘法上嬗变,始终是一次对无惨绘形式上的借鉴。

《少女椿》出版于 1984 年,早在 1983 年,丸尾末广就加入了「东京恐怖剧」剧团,一方面为剧团绘制海报,一方面在舞台上出演角色。因为自己的演剧背景,丸尾末广作品中的场景设置、人物动作、台词、旁白都有常常表现出舞台剧的风格。

在《少女椿》中,作者选取了畸形秀马戏团作为作品主要背景,在日本被称为见世物小屋,畸形秀兴起于19世纪40年代的美国,并且随着马戏团、嘉年华的形式传播到全世界,虽然某些地区(如日本)立法禁止带有畸形秀的表演,但是世界还有相当部分的地区保持着表演直到今天。

漫画中出现的蛇女、无臂人、喷火等都是畸形秀马戏团的定番项目,这些人都是社会的畸零人,贫穷、滥交,他们为主流社会所排斥,他们也更保守,更排斥他人,在他们自成一体的小社会中等级明显,作为闯入者的绿子无法融入、适应这样的群体,绿子缺乏相应的表演技艺,相对畸零人表现得更为无能,在其中反而成为了受到压迫、控制、占有的弱势者,打破固有群体秩序的是魔术师梦正光的到来,梦正光的魔术受到人们的欢迎,改变了马戏团的窘迫状况,由此而获得了马戏团内部的权力,面对梦正光的引诱,群体底层的绿子很轻易就开始了对梦正光的依附。既是教训,也是守卫,梦正光对虐待绿子的成员施以打击,梦正光是绿子暗无天日生活中的一道光,也使得绿子能够摆脱之前的残酷生活,绿子一边念叨着这不是梦,一边是现实再一次狠狠的调戏了他,梦正光被小偷杀死,她又一次陷入孤独无依的状态,在虚幻的场景中,只有马戏团成员的嘲笑。在这里作者根本不相信人性,不相信善意,畸零人都是对他人的夸张放大,性恶论才是作者所依存的,在故事之中几乎没有善良,就算绿子,绿子只是一个懦弱普通人,缺乏主见,无法独立,底层生活教会了她见风使舵,作者很好的刻画了她的心态,表现出颓废、堕落的现实性。

《少女椿》可以被称为丸尾末广的代表作,这篇漫画改编自浪花清雲的同名纸芝居作品,丸尾末广在这篇漫画中还戏仿了楳图一雄。

夢野久作和江戸川乱歩,都是因为受到爱伦坡的影响开始对推理小说产生兴趣的,江户川乱步本名平井太郎,因为过于推崇爱伦坡,甚至将笔名也取作和爱伦坡发音相近的江户川乱步,这两位作家都习惯将作品的时代背景设置在日本近代,而深受影响的丸尾末广自然也倾向于这个时代的审美。

那个时代西洋文化与东洋文化交融混杂成型,高畠華宵也是这样。丸尾末广最初看到高畠華宵的画并不十分喜欢,甚至觉得厌恶,想要破坏掉那种画面,来自梦野久作、江户川乱步和高畠華宵的元素使得丸尾末广的作品得以构成。

丸尾末広的漫画初次被刊载是在 1980 年,在此之前他一边在印刷公司工作,一边自学绘画,也曾经向《少年跳跃》投过稿,因为和杂志风格不合而被拒。后来丸尾末広也改编过夢野久作和江戸川乱歩的作品,在日本颓废文化的熏陶下,他和花轮和一殊途同归,成为日本亚文化的标志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