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以前作为在腿上画漫画的女作家很有名哦」

寺田克也

「现在用 iPad 了,不再担心会打翻墨水瓶」

多田由美

多田由美╳寺田克也,合作作画视频。

——两位是怎么相遇的?

寺田:是在《月刊 MU》注1的读者栏来着?「这是来自漫画之国的信号」……当时回应我的就是多田。

多田:不!对!吧!(笑)

寺田:那是怎么开始的?

多田:寺田在我当时做的网站聊天室里留言了!

寺田:啊啊,好像是哦。差不多 30 年前了?

寺田克也 /「モーニング・ツー」

——寺田老师当时知道多田老师吗?

寺田:当然了!我买了《お陽様なんか出なくてもかまわない》注2。封面的画也很厉害,书腰上还有江口寿史注3老师的高度评价的推荐。给我很大震撼!

多田:非常感谢。我那时也很喜欢寺田为游戏设计的角色哦,比如《VR 战士》注4什么的。在那之前对插画家的名字之类并不怎么了解,唯一知道的就是「寺田克也」。

寺田:我的头衔到现在为止都是漫画家!

多田:是吗?我一直以为你是插画家!

寺田:自我介绍的时候一般就说是漫画家。虽然档案上也会写编辑、插画家啥的,但是我的内心一直都是搞笑漫画家(笑)。起初就是以漫画家身份出道的嘛,大概因为同时开始做插画的工作,给人「插画师」的印象比较强烈,但我自己觉得算是两者并列吧。

多田:原来如此!

寺田:虽然说,我也并没画过多少漫画……。

——两位是在知道彼此的状态下,在网络中联系上的对吧。

寺田:那个聊天室,有画《洛克人》的有贺等(ありがひとし)注5,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人都会去哦。从那时起我们就在现实中也会见面了,但因为一个住东京、一个住大阪,倒也不能多么频繁地碰面。感觉就像同年级但不同班的朋友。

多田:我们还同岁(笑)。

寺田:还真是!

「登场人物基本上全都是笨蛋」

寺田克也

「就是在展现我自身所持有的世界观(笑)」

多田由美

——寺田老师公开表示是多田老师的粉丝,您觉得其作品魅力在哪?

《红丝绒》第一话。

寺田:首先画得非常厉害嘛。简洁却恰到好处,并且情感的表现很丰富。正因为省却了不必要的东西而将感情凸显出来,我觉得这个很厉害。而且构图帅得不像话!

多田:啊,被夸了(笑)。

寺田:你那些构图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多田:是电影吧。脑子里会想如果这个故事作为电影来拍摄,摄像机位要怎么变化,接下来用这个角度试试看之类的。

寺田:是在脑中重构的画面对吧。构图的变化有种手持摄像机的感觉,看起来就像是实际发生在眼前一样。背景也绘制得非常扎实,画那样的背景不觉得麻烦吗?

多田:我还挺喜欢画背景的。因为背景就是世界观的展现,画起来挺开心的。

寺田:还有,登场人物基本上都是些脑子不太好使的家伙,这可太棒了。被图案蒙蔽,认为多田由美的作品就是那种时髦漫画的大有人在,但事实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会这么说的,一看就是没有读过她作品的人(笑)。

多田:虽然普遍评价都是很时髦呢……。

寺田:我还在评论里见过有人说「觉得画个美国廉价超市就会看起来很帅吗?」,你们没好好看书吧!会在多田由美的漫画里出现的家伙,就只去得起这种廉价超市好不好!都说是只有这种人物出场的漫画了!所以说,看过和没看过的人很容易辨别,这也是多田由美的作品的有趣之处。如果用花轮和一注6老师的画风来描绘这种世界观的话,画面会黏糊过头变得很糟糕吧。

《红丝绒》第二话。

多田:哈哈哈。

寺田:净是些外表看起来是白种人帅哥美女,内在却挺过分的家伙呢。你这种世界观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多田:就是表达内心存在的东西呗。

寺田:不过,你的作品大多以美国为舞台吧?有什么深层的原因吗?

多田:想说将舞台置换到美国的话就不会太扎心了吧。如果讲故事嵌套到自己的生活环境会觉得太过悲惨了,所以就用了这种含蓄的处理方式。

寺田:这个我懂。置身事外所以能客观地描绘出来。所以说是画出来的同时也得到了拯救呢?

多田:反正能做到不发牢骚地活着了。

寺田:虽然读了你的作品就能明白,但一定是相当辛苦的吧。

多田:大家不都会有这种情绪吗?

寺田:我是不太清楚啦。应该是我的人生没有那么辛苦吧(笑)。

多田:因为是描绘自己的生活,就不用到处找故事素材了,还蛮轻松的。

寺田:感情是真实的呢。

多田:即使是 SF 里以宇宙为场景,登场人物所思考的东西也是跟地面上的人类一样的。

寺田:不管设定是怎样的,感情是真实的,漫画故事就能成立。

多田:同感。但是呢,编辑说了好多次让我画以日本为舞台背景的故事哦。不过真的画出来就太真实太惨啦,会变成无可救药的世界。

寺田:多田由美如果以日本为故事舞台的话应该会让人很难以面对吧……看韩国电影的时候,明明展现了相当强烈的东西,但只要不是以日本为舞台就能看下去,确实有这种感觉。是这种意思吧。

多田:你会这么想我挺开心的。被说是「氛围很时髦的漫画」的时候都不知道是不是在夸我呢(笑)。

多田由美 /「モーニング・ツー」

——或许因为画面精炼,所以总会有这样的评价。一个小东西就能看起来很时髦感。

多田:看起来似乎挺时髦漂亮,其实只是在画随处可见的无聊的东西而已。特意画了些看起来充满廉价感的东西。

寺田:也跟不在背景里加入不必要的笔触这点有关,比如用只有线条的建筑物等来展现空虚的感觉。脑子不好使的男的诱拐女性之后反而被刺死了,这完全不时髦吧(笑)。多田由美的漫画里,过份的故事好多啊(笑)。

多田:无法反驳(笑)。

寺田:果然是电影带来的影响哦。

多田:我确实挺爱看电影。

寺田:我读多田的作品,就会想起阿贝尔·费拉拉注7

多田:那是谁?

寺田:是个第一眼以为是娱乐片,实际上净是拍些描绘人性黑暗面故事的导演啦。会看到美国糟糕的一面,挺不错的。

多田:诶——

寺田:但是,在我心中是阿贝尔·费拉拉像多田由美。因为在看费拉拉的电影之前就已经有多田由美了(笑)。这么说我想起来,以前江口寿史说过,要看昆汀·塔伦蒂诺的话,还不如去看多田由美呢。

多田:说到底,我们都是看同样的东西长大的嘛。平时白天电视里播出的电影影响力真够强的。

寺田:是看完之后会留下生涩粗糙的奇怪感觉的电影呢。对了,你是怎么给作品里的角色取名的?

多田:《红丝绒》的话,名字是出自我很喜欢的喜剧《愚人善事(My name is Earl)》里一对叫厄尔和兰迪的兄弟。

寺田:《愚人善事》啊!那个电视剧很有趣耶!

多田:是在向它致敬。那个 DVD 怎么找也找不到啊。

寺田:那电视剧里也净是些脑子不好使的人啊~。这句是褒义。

多田:对,是这么回事呢(笑)。穷困潦倒,还要承受着痛苦活下去。

寺田:头脑不聪明的人拼着命活下去,仅仅是这样就能让人难过地爆哭了。会投射到自己身上(笑)。

多田:「一定能够得到宽恕吧」一边这样想着才能看得下去。

「作画全部在 iPad 上完成」

寺田克也

「嗯,我也是

多田由美

——两位很早就开始在电子化环境下绘图了,现在是怎样进行作业的呢?

多田:(一边把 iPad Pro 放到桌上)我是全部都在这上面完成的啦。

寺田:啊,我也是。(说着拿出 iPad Pro)工作的话基本上就是 iPad。

桌面上放满了 iPad。/「モーニング・ツー」

——一眨眼桌上出现了 4 台 iPad Pro(笑)。两位都是去年新出的机型呢,而且都随身带着 2 台可真厉害。

多田:刚出的时候立刻买了 1T 的蜂窝版。

寺田:我也是。

——用的是什么 App 呢?

多田:我是「Procreate」。

寺田:我也用那个。很方便。用的是铅笔笔刷,上色用的是 Nikko Rull。

多田:我在用的是自制的笔刷。

寺田:自制的?以哪个为基础?

多田:以 PC 上的水彩笔刷为基础,而且加了 100% 抖动修正,画起来超爽滑。

寺田:很不错啊。我也要!

多田:好好。

——(很快数据传送完毕)

寺田:太好啦!谢谢。虽然我是一直用自带的工具,但是自己制作很有趣啊。

多田:自制的会更容易画哦。

——用iPad画画的理由是?

多田:到哪都能画这一点很好。Apple Pencil 发售之后,授课的间隙也可以画线稿注8。以前漫画原稿纸啊画材之类的随身携带起来很麻烦。

寺田:多田从画纸质原稿的时候起就在腿上画稿,很有名哦。起初一边育儿一边画漫画吧?

多田:是的。墨水放在床上,小孩子一靠过来就赶紧盖上盖子逃走(笑)。不在腿上画就来不及交稿了。

寺田:最近也是这样?

多田:最近不在家里,都是在咖啡店里画的,在外面比较能集中精神。

——从底稿到成稿全部都是在 iPad 上完成的吗?

多田:我画《红丝绒》是这样的。分格在「CLIP STUDIO」中进行,除此之外全部都是用「Procreate」。

寺田:兼子笃注9是在《Deathco》(デスコ)连载途中才开始用 Medibang Paint 作画,但是看不出手绘和电子绘画的分界线,可见其对 Medibang 的熟悉程度。但是只使用 Procreate 的,我认识的资深画家里面就只有多田一个。

多田:虽然还有很多改良的余地,比如线条太粗了之类。但是给我一台 iPad 就到哪都能画,这一点真的很好。

划重点:多田老师作画的时候会把笔袋垫在 iPad 下面。/「モーニング・ツー」

寺田:在此之前不面朝电脑屏幕就无法画画,现在无论放在腿上还是哪里都能画、角度也很自由、愿意的话躺着也能画对吧?特别是我经常去旅行,携带方便很重要。剩下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画面的大小~现在我使用的是 12.9 寸的机型,实际上想要 30 寸左右的,画画的时候还是那种尺寸比较好啊。

多田:无法看到画面全貌的话,会产生各种顾及不到的问题。

寺田:没错没错(笑)。起初没找到感觉,经常会有「诶?」的时候。毕竟以前非要纵览全局不可的,所以想着如果 2 台或者 4 台能连在一起作画就好了。

多田:那样是挺好呢。但是,4 台也太占地方了吧(笑)。

寺田:那是因为多田你总想着就在腿上画嘛!

多田:行叭(笑)。但确实想要稍微再大一点儿的尺寸啊。

寺田:嗯,至少 15 寸吧。也罢,虽然在这儿说没啥用(笑)。

多田:去跟厂商说说吧!

——多田老师在大学执教,寺田老师也经常在海内外做讲座。对于「怎样使画技进步?」这类问题会怎么回答呢?

寺田:没什么办法,就是多画。

多田:我虽然在学校教书,但首先也就是这个答案。

寺田:第一,完全没在画的人就挺多的。见过强者之后放弃的人也很多,如果碰到了厉害的人,「我应该也能接近那个水平吧」这样想就好了。

多田:总有人能办得到,即使我自己真的到不了,至少能够到达一半的程度吧。

寺田:毕竟我们不是尤塞恩·博尔特嘛。不说 9 秒跑完 100 米,就算 12 秒、20 秒也很快了。很多人会找各种理由不去做,太可惜了。所以我们也只能不停地说,根本不存在「变厉害的秘诀」,想要变厉害首先得去画,「才能」是那之后的事。不断地画就会变强,让自己花在画画上的时间尽量接近那些强者。很多人的问题就是花的时间根本不够。很能画的人即使不说出来,也会给人一种他不断在练习的印象。

寺田老师边聊边画。/「モーニング・ツー」

多田:我在学校教书的时候思考了很多事,就我自己而言,大约从三年前开始猛画。

寺田:噢!

作为本次对谈的纪念,寺田克也画了《红丝绒》的主人公——厄尔。

多田:寺田你不喜欢不画的人吧?

寺田:对已然画了很多的人我永远心存敬意,所以多田你没问题哦。

多田:才不是好吧!你肯定是讨厌不画的人(笑)。

寺田: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过,这种想法正是多田的原动力吧,「不去画的话会被讨厌的」。怎么说,希望自己喜欢的画家不断地去画,是会有这种心情。因为很明白无法动笔的理由,所以能读到新作品就很开心。希望你接下来还能画个 40 年左右吧(笑)。

多田:40 年是不太可能啦,但我会努力去画的。也想跟寺田继续见面聊天啊。

寺田:啊对了,我三月份在京都办个展注10。到时候叫你哦。

多田:我一定去!

寺田:京都二条那儿有个叫「ニコヨン」的咖喱屋,很好吃哦!

多田:那下回在咖喱屋见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