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荒川弘:《钢炼》与成长、《银之匙》与女子力

赢得了小学馆漫画大奖的荒川老师畅谈《钢炼》、新作《银之匙》、她的农家背景,以及女性漫画家的责任与地位。

断宁 20

出道与工作历程:「出版界的铁律如山,真的是毫不留情呢」

专访荒川弘:《钢炼》与成长、《银之匙》与女子力
荒川老师为 Square Enix 所绘的纪念贺图。

荒川老师,您自小在乡间长大,家庭背景离漫画界也搭不上边,您是何时决定自己要成为职业漫画家的呢?这会不会是一个困难的决定?

我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开始画画了。只要我的手里有支笔,我就会自然而然地开始涂鸦。我确实是在农家里长大的呢,甚至帮家里人干过七年的农活。从我的北海道老家,搬到琦玉这样紧邻东京的大城市里生活,当然还是很大的一个改变,但因为我大部分时间反正也是在画画,所以也算不上是牺牲很大吧。

您有没有想过在您北海道老家的农场里一直工作下去呢?

不瞒你说,其实我小时候有好几个梦想呢:我想当个管理牲畜的养畜农,但我也想当个照顾动物的动物园工人。还有就是成为漫画家。当然还有:想要长大。有一天我把这些想法告诉了我的家人,我说虽然我喜欢在农场里干活,但我最喜欢的本命果然还是画画呢。

您是以卫藤ヒロユキ的助手身份踏入漫画界的。在和卫藤老师工作的过程中,您是否有学到了些什么呢?

那是我第一次和助手们一起工作。我逐渐学会了怎样管理一个工作室的团队,尤其是怎样明细分工:谁去负责画哪个部分之类的。卫藤老师对分镜和版面设计的要求特别苛刻,这点上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

在您看来,衡量优秀漫画家的标准是?

优秀的漫画家,就是能在「顺从读者期待」和「背叛这种期待」这两者之间,找到完美平衡点的人。

请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您每周的工作流程。

我一般会在周末两天将 NAME(分镜脚本的草稿)做出来。然后接下来的周一到周四,就是按照 NAME 来完稿的过程了。我会和助手们一起逐格地将画面主体、背景细节、描线润色等一一做出来。周五是我的休息日;不过有的时候,这是我唯一可以用来赶连载进度或者画商稿的时间了。

那么,在截稿日期方面,您有什么特别的经历吗?

我还记得 2011 年 3 月 11 日、仙台市爆发海啸大震灾的时候,全日本上下乱成一团。当时我信誓旦旦地以为编辑部会至少会帮我把截稿日期延长一点……结果,连一天都没有延长的说!截稿日期竟完全没变。我那天真的算是被震惊到了:出版界的铁律如山,真的是毫不留情呢。

回首《钢之炼金术师》:「我已讲完了所有想要讲述的故事」

《钢之炼金术师》是您一炮走红的大作。如今完结后回望,您对这部作品的感想如何呢?有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纪念的瞬间呢?

我还记得《钢炼》正式宣告完结的那一天。我曾经一直坚信,当这天真的到来时我会伤痛欲绝,就像和恋人分手一样;因为那毕竟是我投入了整整九年人生去画的作品啊。可是当我画完了最后一话之后,我的心情其实是如释重负般地宽慰,这令我也很惊讶。我的这份宽慰,并不是因为她完结了;而是因为在《钢炼》的世界中,我坚信自己已经将所有想讲的故事都尽数传达给读者了。

《钢炼》完结的那天,我将原稿郑重递给我的责编,和画室的助手们一一握手致谢,然后当晚大家一起去吃了餐上好的烤肉。美酒佳肴之间,我心中有种自豪感油然而生,就像是我的亲生孩子顺利从大学毕业了那样。

专访荒川弘:《钢炼》与成长、《银之匙》与女子力
《钢之炼金术师》,Square Enix 2003。

您是在创作《钢之炼金术师》的什么时候,定下了故事的最终结局的呢?

从最开始执笔那一刻起,我其实已经敲定了几个剧情的关键点了,像是伊修瓦尔的屠杀,中央都市的内战等等。我也早已决定,艾尔利克兄弟最终会以某种方式取回他们的身体,无论是完整的,还是部分的。在创作过程中逐步定型的,是他们如何寻找答案的具体方式,以及故事最后他们将得到的答案是什么,这些更偏重情感和基调的软要素。《钢炼》在我眼中,是一个由角色的人格发展,自然而然地带动剧情前进的故事。

《钢之炼金术师》在单行本 27 卷落下帷幕了,这个篇幅是谁做出的决定呢?是您,还是读者?或是来自史克威尔艾尼克斯的编辑意见?

其实一开始,我给《钢炼》的空间,是一个 21 卷左右长度的故事;但到最后,我实际需要的篇幅比计划中来得稍长了一些。但漫画该在什么时候干干净净地完结,主要还是由我来说了算的。

在《钢之炼金术师》中,哪个角色最像荒川老师您呢?

我有很多兄弟姐妹,我在我们家的孩子中排行第四。因此,我觉得和我最像的大概是阿尔冯斯,毕竟我还是比较温顺的那个嘛。从小我就是看着我的三个老姐到处乱疯然后挨骂长大的,所以我一直默默告诫自己做个淑女,不要重蹈她们的覆辙!(大笑)

如果您想要成为一位炼金术师的话,您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我想我会将我的右手作为开门的代价吧!因为我的右手是我画画的铁饭碗,价值可是非常珍贵的呢。不过付出这样的代价后,我自己就不能再画画了……

那您在顺利成为炼金术师后,您第一件想要做的事情又是什么呢?

当然是漫画了!你想想,现在要画一部漫画多麻烦啊,你要先努力构思,打草稿,画细节,不断修改补正……要是我们能直接创造出漫画的最终形态该有多好!等我当上炼金术师后,双手合十,啪!一本热腾腾得印刷完好的单行本,就从沙子里直接被炼成了!这位记者你感受一下。

此时荒川老师的责编乱入:这不是很好嘛!要是我校对时发现漫画有错别字的话,你还可以把书放在地上再炼成一下!(三人大笑)

您在日常生活中,也有这种「等价交换」的概念吗?

其实呢,这个道理是来自我的农家体验:俗话说你挥洒的汗水越多,你所收获的就会越丰硕。你对家畜动物们关怀越多,他们最终给你的回报就会越大。当然,不稳定因素永远都是存在的:如果天气不好,那么你就需要加倍自己的投入来获得更好的收成。等价交换是基于为了实现某个目标所投入的能量而存在的。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交换的理念,赋予了我生活的节奏。在漫画《银之匙》中,我也有谈到类似的主题。

专访荒川弘:《钢炼》与成长、《银之匙》与女子力
《银之匙》,小学馆 2013。

展望《银之匙》:农家乐与女子力

荒川老师,除了主题上的略微相似外,《银之匙》的漫画世界与《钢之炼金术师》的风格相差甚远。在您决定要开始这部新作连载时,难道不怕此举会打乱您在读者心中的印象么?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可以再画一部类似的幻想题材漫画——而且多亏了我靠《钢炼》积攒的名气,那漫画大概也会获得不错的商业成功吧。但这样做了,自己就能得到满足吗?我想要给读者呈上些新鲜的不同的东西,借此挑战自己的创作极限。其实这样除了有利于吸引新读者外,更多地是避免自己画地为牢,被自己的风格所局限。创作一个更贴近现实的故事,这是我和《周刊少年 Sunday》的编辑们商议后共同定下的。我知道有些读者肯定是会对此感到惊讶甚至震惊,但我觉得换个新领域新环境,总不会是坏事一件。

从商业角度上来说,《银之匙》依然还是非常成功的,现在销量累积已经突破五百万本了。这也是在您的预料之中吗?

我记得我和责编们讨论的时候,我们就提过农务其实是一个很有趣的主题。我觉得这个题材在漫画界中挺新鲜的,因此表现应该不会太差,但我真的没想到每部单行本竟然都能突破百万级的销量!(读者们如此喜欢,)这真是太好了。

您的漫画会在现实中创造职业上的需求吗?

我前阵子看到每日新闻的北海道版上有篇报导,说是受《银之匙》走红的影响,当地公立高中的农业学科入学率翻了一倍还有多。

您在创作《银之匙》的过程中,有没有想要通过作品传递什么主题或信息呢?

没有什么特别的信息吧,我借《银之匙》想描述的其实就是一个高中生的成长故事罢了。北海道的舞台和农业高中的设定,也就是讲故事的工具而已了。其实《钢炼》也是一样,我最感兴趣的是我笔下的人们如何在跌倒中成长前行,而不是推广普及炼金术什么的。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类叙述角色成长的故事了。

所以照您这么说,《银之匙》不是一部环保主题漫画喽?

当然不是啦!而且在故事里,人们不仅会宰杀动物,还会吃掉它们之类的……

但在《银之匙》中,读者能感受到您在画笔中加入了很多您个人的背景故事。那么故事中,究竟有哪些元素是虚构的呢?

《银之匙》中所有元素都是真的哦,我可是什么都没虚构!比如说,那位有持枪证、活像军队教官的、负责管理猪舍的帅气女教师富士小姐,就真的是基于现实中某人来创作的哦!她可是我高中的一位老师呢。我也知道在现实中就真的有一个「荷尔斯泰因牛」主题的同好俱乐部……我的高中里还有个炼砖的窑炉呢。

专访荒川弘:《钢炼》与成长、《银之匙》与女子力
《银之匙》第 24 话中,大显身手的富士老师。

最近几年来,以《结界师》的田边伊卫郎、《青之除魔师》的加藤和惠,当然还有荒川老师您为代表,越来越多的女性漫画家执笔热门少年漫画,可谓是给日本漫画界吹来一阵清风。在您眼中,您觉得自己有没有对少年这个领域进行革新呢?

其实这只是世代交替的现象罢了。回想一下二十年前,在《周刊少年 Jump》连载的尽是那些特别暴力的硬汉漫画,比如《北斗神拳》和《魁!!男塾》等。神奇的是,有些女生偏偏就是喜欢上了这类漫画呢!(随着少年漫画的抬头,)女性读者们逐渐发觉,这些豪爽直快的少年漫画,比同一时期专门画给她们看的少女向作品要有趣多了。当年那些女汉子……就是我们这一代人了。十年过后,终于到了我们可以出道成为漫画家的年龄,于是我们当然就开始画起当年自己喜欢的作品啦。我觉得这解释了少年漫画这个领域里的女性作家越来越多的成因。

在普通大众的成见中,女漫画家就更应该去画恋爱情感之类的故事,而剧情紧凑跌宕起伏的故事就交给男人来画;时至今日的二十一世纪,我觉得很难再这么清晰地将性别分开了。我见过许多男性漫画家,他们所描写的情感细腻得令人落泪;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女性漫画家,能将非常暴力的动作冒险类故事拿捏得炉火纯青。如今已经是每个创作者各有所长的时代了,是男是女早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擅长什么。

(除了目前进行中的漫画外,)您有其他的什么创作计划吗?

我一直想沿着旧日的丝绸之路走走,沿途每经过一个城市,就为那座城市创作一个故事作为纪念。那将会是某种以漫画为载体的散文,记录我对那条瑰丽的旅途的恋慕之情。然而现实的问题是,真的要穿越像阿富汗之类的那些国家的话还是太危险了。从长安到罗马,今天要走这条路的话太复杂太难了,很是令人遗憾。我想我会等沿途的和平得到保证之后再作打算吧。

那么,您以后有没有打算以某个漫展嘉宾的身份正式地来访一次法国呢?

我个人的话很乐意,但可惜我家里有两个正在蹒跚学步的小机灵需要照顾。光是为了这次赴欧旅行,我就要拜托我远在北海道的双亲暂时照看他们。事实上,即使是在日本,我也是从不会公开出席任何活动的。

荒川老师,您在最后,有什么想对法国漫迷们说的话吗?

漫画是一种非常有魅力的文化形式,它海纳百川、深蕴而又瑰丽。未来的漫画家们,千万不要让自己被单一种风格所限制。我很乐意成为你们从中学习的垫脚石,但你们也要尽量多读书、多接触优秀的作品,才能扩大自己的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