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漫画 50 年史》阅读笔记 PART V

周刊的时代终于来了!后世人所熟知的少年漫画杂志御三家:《周刊少年 Magazine》、《周刊少年 Sunday》和《周刊少年 Jump》便是自此诞生,日本商业连载漫画顺势进入了一个竞争激烈的战国时代。

Fafner

《战后漫画 50 年史》的阅读笔记是一个进行中的系列连载。欲知前文,敬请阅读:《战后漫画 50 年史》阅读笔记 PART IV

周刊的时代终于来了!不由得想起二十多年前在台湾曾流行过的《少年快报》,那种每周都在等待新漫画的心情,以及一出版时几乎人手一册的盛况,真是令人怀念。

第五章 少年、少女周刊的创刊

战后漫画 50 年史
《週刊少年マガジン》封面。

一九五八年起,受到就学儿童减少的影响(?),月刊杂志开始衰退;在社会上,以「周」为单位来排定节目的电视逐渐普及,因此少年杂志也走向周刊化的路子。

Sunday vs. Magazine

一九五九年,中央大型出版社小学馆的《周刊少年 Sunday》和讲谈社的《周刊少年 Magazine》(週刊少年サンデー週刊少年マガジン)同时创刊,早期的漫画市场就是由这两本周刊所主宰。

这两本周刊最初都是定位为综合杂志,里面刊登有新闻、体育等讯息,漫画的数量有限(都各只有五部)。《周刊少年 Sunday》发行日期是四月五日,共 92 页,售价为 30 日元,创刊号封面为巨人队(読売ジャイアンツ)三垒手长岛茂雄(長嶋茂雄);《周刊少年 Magazine》发行日期是三月二十六日,共 86 页,另含三册特刊,售价 40 日元,封面则是相扑大关朝汐

战后漫画 50 年史
《週刊少年サンデー》封面。

虽然版权页上的发行日期不同,但两本周刊都是在一九五九年三月十七日发售的,这是两家出版社相互争先、尔虞我诈多时后,所共同协调出的结果。

少女周刊也跟进

有了少年周刊 ,当然也会有少女周刊的跟进。

1963 年 1 月,讲谈社的《周刊少女 Friend》(週刊少女フレンド)创刊,是以刊登通俗读物和演艺新闻为主,日后也逐渐增加漫画的刊登数量;到了 5 月,集英社的《週刊 Margaret》(マーガレット)也创刊了,但由于原有的少女月刊《Ribbon》(りぼん)、《别册 Margaret》(别册マーガレット)和《好朋友》(なかよし)等依旧广受欢迎,故少女周刊杂志并未能和少年周刊杂志一样,处于漫画市场中的领导者地位。

名作列表

战后漫画 50 年史
《週刊少女フレンド》封面。

《战后漫画 50 年史》书中列出 1960 年代的《周刊少年 Sunday》和《周刊少年 Magazine》所连载过的着名漫画,以下是各别名单:

《周刊少年 Sunday》(週刊少年サンデー)

手塚治虫《零人》(0(ゼロ)マン)、寺田博雄《运动员金太郎》(スポーツマン金太郎)、手塚治虫《肯恩队长》(キャプテンKen)、横山光辉《伊贺的影丸》(横山光輝,伊賀の影丸)、赤塚不二夫《阿松》(おそ松くん)、小泽晓《潜艇707》(小澤さとる,サブマリン707)、藤子不二雄《小鬼Q太郎》(オバケのQ太郎)、白土三平《卡姆伊外传》(カムイ外伝)、久松文雄《超级杰塔》(スーパージェッター)、藤子不二雄《小超人帕门》(パーマン)、横山光辉《铁甲人》(横山光輝,ジャイアントロボ)、白土三平《佐助》(サスケ)。

《周刊少年 Magazine》(週刊少年マガジン)

高野义辉《机器人13号,出发!》(高野よしてる,13号発進せよ)、福本和也原作,千叶彻弥(ちばてつや)画《魔球投手》(ちかいの魔球)、平井和正原作,桑田次郎画《八郎》(桑田二郎,8マン)、千叶彻弥《紫电改之鹰》(紫电改のタカ)、森田拳次《丸出没用夫》(丸出だめ夫)、千叶彻弥《万能旋风儿》(ハリスの旋風)、白土三平《Watari》(ワタリ)、水木茂《墓场鬼太郎》(墓場の鬼太郎)、梶原一骑原作,川崎伸画《巨人之星》(川崎のぼる,巨人の星)、秋山乔治《蝙蝠侠 X》(ジョージ秋山,パットマンX)、赤塚不二夫《天才傻瓜》(天才バカボン)、平井和正原作,石森章太郎画《幻魔大战》(石ノ森章太郎,幻魔大戦)、斋藤隆夫(さいとう・たかを)《无用之介》(無用ノ介)、高森朝雄(梶原一骑)原作,千叶彻弥画《明日的丈》(あしたのジョー)。

上面所列的《明日的丈》,台译为《小拳王》。

《战后漫画 50 年史》这一章里面,还列有《周刊少年 Magazine》在 1970 年代为大众所谈论的作品:

影丸让也《恶人》(影丸穣也,连载时为「譲也」,ワル)、秋山乔治《守财奴》(ジョージ秋山,ほらふきドンドン)、秋山乔治《阿修罗》(ジョージ秋山,アシュラ)、松本零士《俺是男人》(男おいどん)、永井豪《恶魔人》(デビルマン)、水岛新司《棒球狂之诗》(野球狂の詩)、梶原一骑原作,永安巧画《爱与诚》(ながやす巧,愛と誠)、角田次郎《守护灵百太郎》(つのだ じろう,うしろの百太郎)、手塚治虫《三眼神童》(三つ目がとおる)。

内田胜的编辑路线

战后漫画 50 年史
「1枚の绘は1万字にまさる」。

在 1960 年代初期,《周刊少年 Sunday》声势较强,1965 年时的发行量是 55 万册,而《周刊少年 Magazine》只有 40 万册;但到了 1966 年,《周刊少年 Magazine》倍增到 100 万册,将局势逆转了过来,书上说:「其原动力是《墓场鬼太郎》《巨人之星》《天才傻瓜》《幻魔大战》《明日的丈》等作品……」

《周刊少年 Magazine》在 1960 年代中期的成功,和 1965 年上任的第三位主编内田胜(内田勝)有着直接的关系,他使得《周刊少年 Magazine》于 1966 年发行量破百万,1970 年代初更一举突破了一百五十万。

内田胜除了加强周刊视觉化的版面构成之外,还大量引进「剧画」的刊载。在 1970 年 1 月 1 日的《剧画入门》特辑中,一句「一张画胜过一万字」(1枚の絵は1万字にまさる),是这种企图的重要宣示。

新的父子关系

战后漫画 50 年史
《巨人之星》。

而在故事主题上,内田胜将民主国家之中理想的人际关系——严父益友,定位成整本杂志的编辑走向。这种观念,是他学生时代从教育学者唐泽富太郎身上所习得。

巨人の星将此「亦父亦友」的新型态父子关系发挥得最淋漓尽致的,就是《巨人之星》这部漫画。《巨人之星》可说决定了《周刊少年 Magazine》的特性。

新的漫画周刊相继出现,1963 年少年画报社(少年画報社)出版了《周刊少年 King》(週刊少年キング);1968 年集英社创立《周刊少年 Jump》(週刊少年ジャンプ);1969 年则有秋田书店的《少年 Champion》(少年チャンピオン)问市。

《周刊少年 Jump》 跳得最高

战后漫画 50 年史
《ハレンチ学園》。

《周刊少年 Jump》在本书出版时的 1995 年,发行量已经达到 600 万册,是出版界的大怪物,也是周刊漫画杂志最成功的一份刊物。

「开始时,隔周发行的这本杂志鑽了先创刊的少年杂志提升读者级别的空子,将主要目标锁定在小学生和初中生身上。另外,他们还反过来利用了无法凑齐有名漫画家这一事实,致力于新人的挖掘并获得了成功。」

「成功的秘诀在于:以市场调查的结果为基础,打出了『友情』、『努力』、『胜利』这三个编辑的关键词,谋求漫画家的专属性,彻底贯彻人气投票。」

新的杂志在题材的选用上,比较创新、大胆(或说是标新立异、哗众取宠),尤其是在「性」方面的描写。《周刊少年 Jump》连载了永井豪的《无耻学园》(或译为「破羞耻学园」,ハレンチ学園),《少年 Champion》则是手塚治虫的《烧野矢八的玛利亚》(やけっぱちのマリア),此两部漫画都受到了严厉的批判。

性话题的开放

战后漫画 50 年史
《やけっぱちのマリア》。

1960 年代末期,日本电视节目中已有把「性」当成笑料的风气,《小品55号打倒竞争对手!》(コント55号の里番组をぶっとばせ!)将「野球拳」搬上了电视萤幕,形成了一股风潮;而《八点了!全体集合》(八时全员大集合,8时だョ!全员集合)中加藤茶的脱衣舞,和「只脱一点点,你也会喜欢的吧」这句台词,都是一般人熟悉的场景和口头禅。

永井豪的《无耻学园》,则是将「掀裙子」变成了一种游戏,这种下流的举动会不会让学校的小孩子们竞相模彷?家长们不禁忧心忡忡。

「刺激过大」的性教育

手塚治虫的《烧野矢八的玛利亚》也是抢搭这种异色风潮之作,虽然其作品的内涵是严肃且正当的。其故事似乎是取材自「希腊神话故事」中的皮格马利翁(Pygmalion),手塚治虫表示:「我感到有必要通过漫画对孩子们进行正确的性教育,我自认为是非常认真地进行创作的。」

战后漫画 50 年史
《やけっぱちのマリア》58 – 59 页。

由于有着「性教育」的功能,《烧野矢八的玛利亚》里自然少不了对性交和性器官构造的描绘,这是卫道人士所不能接受的,福冈儿童福利审议会于 1970 年 8 月 27 日将当期的《少年 Champion》指定为有害图书,理由是:「虽然漫画的意图是对少年进行性教育,但在现状下『刺激过大,会有损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注:本文原登于「Fafner’s Hideaway」,漫言经由作者本人正式授权,将《战后漫画 50 年史》阅读笔记系列的简体中文版在此进行同步连载。